Friday, 5 July 2019

AGM游记(2019) —— AIRASIA

AIRASIA在2019年AGM的基本资料
日期:6月27日
时间:早上10点
地点:CAE Kuala Lumpur


Corporate Presentation

  • 拥有226台飞机。
  • 11次赢得最佳低成本航空公司。
  • AirAsia目前是世界第13大的航空公司。
  • AirAsia的商业模式其实是源自于EasyJet。
  • 目前AirAsia的载客量比EasyJet就只差几百万而已。
  • 泰国在第一和第二季度由于政治因素变得有点挑战,第三与第四季应该会很好。
  • 菲律宾是个还未磨亮的钻石,它将会和泰国一样非常赚钱。
  • 印尼今年应该可以赚些钱,那里的成长非常快。
  • 印度的运营在获得国际执照之后将会非常强劲。
  • 日本只是时间上的问题,那里市场同样非常强劲,而且政策也很友好。
  • 飞机卖得很好,256架飞机都以不错的价钱售出。
  • 不会长期保持轻资产,当利息降低的时候,会继续购买资产。
  • 这不是轻资产策略,而是目前租借飞机比购买飞机便宜。
  • 将采取四大支柱来善用18年来收集的大量数据:
    • Market Place:将AirAsia.com变成Travel(酒店、门票),OTA(Online Travel Agency)和eCommerce(免税商品)。
    • Logistics:拥有大量的Cargo Space,可以帮助eCommerce商家运送至不同国家。
    • Digital Bank:旅行贷款和SME贷款,并绑定Tune Insurance。
    • Lifestyle与Entertainment:把Santan和T&Co变成连锁餐厅,90% Franchise出去。
  • Big Loyalty Program改名成BIG Life。
  • 计划一年增加20-30架飞机。
  • 已经与越南停止协议。
  • 中国政府一直鼓励我们进入中国,适当的时机将会做出公告。
  • 第一次AirAsia菲律宾和AirAsia印尼的成长比马来西亚还快。
  • 计划在2025变成亚洲最大、世界第6大的航空公司,比中国航空还要大。
  • 拥有非常值钱的资料:护照、信用卡、油价等等。

问答环节
问:公司可以将自己的非航空业务如:BigPay、Travel 360、Rokki、Red Cargo等做个简短的目前进展吗?
答:AirAsia.com将会不止售卖自己的机票,往后其他航空公司的机票也即将出现在搜索结果上。这个举动可能有点疯狂,不过用户一般不会只搜索一家公司的机票,他们都会在几乎每一个网站搜索,货比三家,之后才会决定购买。除此之外,用户也能透过AirAsia.com网站订购酒店与旅行配套等东西。同样的道理,公司的训练学院也可以训练其他航空公司的飞行员和空姐。相信这个透明和善于利用资产的举动能帮助公司的盈利更上一层楼。相信其他航空公司也许需要一些时间慢慢把他们的机票加入我们的AirAsia.com网站。

问:目前公司拥有的飞机与租借的飞机比例为如何?
答:74%租借,26%拥有。

问:请问槟城的LCCT会在什么时候落实?
答:不知道。这是第一次政府听从我们对于Low Cost Terminal的建议,就看看之后会怎样吧。

问:公司有打算建造另一个LCCT吗?
答:AirAsia将不会建造任何LCCT。公司没有兴趣经营机场的生意,最多最多也只是在机场里开一家餐厅,我们只是要那个LCCT能按照我们的方式建造起来,仅此而已。

问:越南和中国那里的进展如何了?
答:越南那里已经中止协议,而中国方面再迟一些就会发出公告。

问:公司未来打算在AirAsia.com加入搜索酒店等功能,请问大体计划是怎样的?
答:你们可以看到AirAsia.com的增长,我的目标比较宽松,我想把公司从航空业脱离,我希望未来70%的营业额能来自Digital Project。也让你们知道,我们已经对冲了70%的油价,而且是今年与明年的油价。同时间,我们也对冲了20%一直到2021年的油价,所以Donald Trump可以随便做什么都没关系。

问:年报316页与317页,公司超过365天的应收账款(Receivables)增加至146.4M,为什么?有几率回收吗?
答:这个应收账款其实是与Government Agency有关,可以回收,不过会比较慢。

问:我们在BigPay的持股似乎减少了,请问在最终局面,我们对于BigPay的持股将会是多少呢?
答:80%,之后我们会对其做出Capital Raising,然后我们的持股会被Diluted。最后的持股将会是80%。

问:公司刚才提到会拿到Remittance License,请问其他国家方面如何呢?
答:有些地方会比较容易拿到执照,而有些地方则必须要和当地的银行或金融机构合作。BigPay是由集团拥有,股权90%。泰国、菲律宾和印尼会以JV的形式进行,而新加坡我们100%自己执行。

问:请问AirAsia.com的500K EBITDA是来自什么地方的呢?
答:目前AirAsia.com是没有Recognize任何来自AirAsia机票的Sale。我们有在讨论是否要把Marketing的部分放入AirAsia.com,好让AirAsia.com可以Recognize来自Marketing AirAsia机票的收费。目前所有的营业额都只是来自酒店和一些Duty Shop的Sale。

问:公司的成本增加,是因为那些Digital Projects的影响吗?
答:不是,这是纯会计的问题。当公司购买一架飞机的时候,你必须要为其做一个未来维修的Provision(最大的数额在引擎那里),这项Provision不会放在盈利表,而是放在资产表。当你真正实行引擎维修的时候,你才从那里Depreciate成为Cost,所以要把它完全变成成本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当我们租借飞机的时候,这项维修费用会直接呈现在盈亏表上,不过对现金流的影响为零。简单的来说,租借飞机和拥有飞机的差别是,租借飞机会把之前提到的维修Provision直接呈现在盈亏表,而拥有飞机则是慢慢呈现,不过这些只是会计的计算方式,不会影响现金。第二部分,是关于MFRS 16的会计准则。我是会计师,所以我可以说这些。我觉得会计师们提出Provision的慨念,就是为了向你收取更多的费用。他们真正的目的,是要把拥有飞机和租借飞机的会计变成一样,所以把这些维修费用预先算了进来。事实上我们付的现金,和会计显示的成本实际上是有一段差距的。所以你说提到的成本增加,大多数是源自于会计的准则。其他有增加的成本是员工的薪金,其中一部分是源自Digital Projects,而其中一部分只是一般的薪金涨幅。说到成本,其实AirAsia的首要目标就是降低成本,我们实行了如此多的Digital Projects,最终目标也是找出重复性的成本(Duplicated Cost),并帮助公司把成本降下来。采用Data Science和Machine Learning,我们可以很有效的节省燃油的成本。比如某天我们突然得到比较好的耗油量,那么我们可以对其做出分析。还有就是新飞机会比旧飞机省油,所以我们可以为此调整航线,那些会耗油比较多的航线就采用新飞机等等。成本永远是我们的第一优先,那些无法控制的Provision,我们会尝试在未来把它赚回来,这也是驱使我们的动机。我们会一直从耗油、维修、和善用飞机空间来控制成本。除此之外,当我们引入A321的时候,我们会拥有更好更节省的成本。我们也做出宣布,将把所有的飞机换成A321,它有额外的50个座位,虽然总耗油量增加,不过每个座位的耗油量却大大降低了,这也是我们转换成A321的原因。最后再重申一次,我们的第一优先是成本,因为我们必须是市场老大,我们必须售卖最便宜的机票,让客户拥有最好的体验。所以那些成本都是Ernst and Young他们搞出来的,还有什么MFRS 16等垃圾准则造成的。只要公司可以不断生产现金,可以不断派发股息给你们,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成绩,这也是我对一家公司的衡量方式。而要不断生产现金的前提是,你的成本必须要低于营业额,就是这么简单的数学题。只要我们有最少的成本,我们就能有最便宜的机票,从而得到最大的市场份额。确实,我们有投资一些成本在Digital Projects,不过这些成本和别人比起来少了很多。比如Grab投资了将近9B,而我们AirAsia.com只花了不到50M。BigPay只花了10M就获得600K客户的资料。要知道当初我们开始AirAsia的时候,只有两架飞机和500K的钱。我们只知道如何把生意做成正现金流,这也是我们不会改变的目标,成本永远第一优先。还有一些在中国的计划,比如在中国AirAsia.com的使用率只有50%,这项计划要把更多的中国客户拉向AirAsia.com。成本很重要,所以不要再向我们要求免费机票了。

问:我们的平均机票价格好像很低,比如本地机票,我们的价钱大约在50-60,而我们的竞争者价钱在100-200,为什么我们要降低如此之多呢?
答:要知道,我们的基本目的是要让更多的人可以飞,然后透过一些Ancillary Revenue赚取更多的盈利。我们确实可以把价钱调高到只比MAS或Malindo便宜一点点,不过这样的话我们将会失去市场份额。我们处于一个非常Demand Sensitive的行业,在泰国如果你在价钱上这里加一点那里加一点,那么你会直接失去大部分的市场。你们股东应该告诉林冠英,不要增加机场税。因为一旦机场税提高,我们必须要降低自己的机票售价,不然Demand就会减少,这是一个对价钱非常敏感的行业。看看AirAsia X,它们的成长并不能像AirAsia那样。所以为了保持机票低廉,就必须透过Ancillary Revenue来获取额外收入。我们也常常要求MAHB降低Airport Tax,因为用户不会只是看看机票价钱,他们还会看去机场要花多少钱、机场税是多少、酒店费用多少等等。很可惜Malaysia Aiport对这点并不是很了解,他们想像你一样,想要把能附加的价钱都尽可能加上去,所以他们的股价也非常不错。不过他们这样做的话,航空公司无法增长,间接也会造成他们无法增长,这是基本的逻辑,不过我相信他们会察觉到并做出改变的。所以记得,Load Factor和RASK会比较重要。

问:在昨天(6月26日)你向首相要求Low Cost Terminal(视频),请问之后的答复是正面的吗?
答:我还在这个国家,所以是正面的。我们其实为了LCT这个Policy争斗了许久,Khazanah、MAS和MAHB都是阻碍,不过相信我们可以跨过这道栏杆的。

问:AirAsia 3.0的转型,我们内部的准备得如何了?
答:Aireen是负责所有的Digital Projects的,如果我们还没有准备好,那么她就不会在这里了。我们对此也付出了很多努力,主要是寻找合适的人才和改变公司经营方向,我相信我们已经大约50%准备好了。人才(Talent)是当中的最大问题,我们需要很多的Developers,比如Agoda拥有2000名Developers,我们之有70名。不过我相信,我们可以做得更有效率。

问:请问公司飞机的Cargo Space目前Utilization Rate是多少?
答:所有飞机的大约50%的Cargo Space将会被Teleport所使用,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对你们的托运行李进行收费,我们要你们多多拿Hand Carry,这样我们就可以售卖更多的Cargo Space。在这50%的Cargo Space当中,Utilization Rate是20%。由于有些飞行几乎是零托运,比如KK的路线,所以我们能有双倍的空间。所以不久后,我们将会对不同的路线进行不同的托运收费,这些托运将会和Cargo一起竞争。所以你们要学会怎样才能有效的包装你们的行李。

问:请问公司暂停在越南拓展,是因为那里有很强劲的竞争者VietJet吗?
答:不管在越南还是中国,他们都是非常有潜质的国家。这不是在于达不达成交易,而是这场交易是否具有意义。我们能在中国拓展,不过如果只是占据那里的一条小鱼,那是没什么意义的。VietJet就像其他的竞争者一样也是要面对成群的竞争者,他们确实在越南十分强劲,他们也想变成像AirAsia一样。人们来来去去,最后还是看机票的价钱,所以最终还是成本决定一切。AirAsia之后将会利用FACES来降低成本,你们一定要在App上注册你们的FACES,这样你们之后就可以用你们的脸直接Boarding。我们甚至可以处理做过整容手术的脸孔。最后,我们希望通过独特的客户体验,加上比较低廉的价格,和很好的售后服务。VietJet确实是个不错的航空公司,也是不错的竞争者。

问:有新闻提到公司打算在印尼推行eWallet,请问印尼的市场比较有潜质吗?
答:BigPay不是只是在印尼,我们有印尼、菲律宾、泰国、新加坡等地区。我们的目标地区其实是ASEAN。在我们Digital Projects还没有成型之前,不是很适合前往中国和印度,而且目前我们的Teleport也会先专注在ASEAN地区。

问:你们一直强调Digital Transformation,而我认为Digital Transformation不是只是针对某些小单位进行的小改进。我明白你们有一些员工是从Operation Side转换成为Digital Transformation Side,而且这些Digital Transformation Side是属于Project Based,不是Operation Based。一般Operation Based的员工会比较遭到重视。这就会出现一些顾虑,也希望你们能对他们一视同仁。同时,我也希望那些Projects并不是只是拿来试水温的,因为这会花费公司很多的金钱,也希望公司可以在经过慎重的考虑后,才去执行这些Digital Projects。
答:非常好,你要来为我们工作吗?你说的非常好,这也是我向其他人说的一样,我对小Project并没有兴趣,要做就要做出对整体业务有意义的Project。对于这些Project必须要有一定的热情(Passionate),我们和Google等大企业合作,创造了一个非常有热情,非常Agile的软件设计团队,然后也将会和其他团队如Digital团队、Airport团队、Airline团队等做出系统性的结合。他们将会生产出非常Massive和Sexy的产品。在Digital Product当中,我们非常关注在Insurance的部分,因为这是属于比较Fundamental的层面。我们执行这些Digital Projects的目的有三个,打造更好的生意模式、推动营业额、以及增加客户体验。

问:现在已经是6月末了,我们的第二季度做得好不好啊?
答:我无法透露太多,不过Load Factor非常强劲。由于一些会计的准则,我们的盈利还没有完全缓和过来。大体上的表现还不错,依然保持正现金流,你要求的股息就是需要这些正现金流来支撑的。我们的现金依然非常强劲,所以你还是可以得到你想要的股息。

问:所以我们还是可以拿到12sen的股息吗?
答:额…我是不会回答你这个问题的。我们会按照20%的派息政策来执行派息,目前也没有任何改变派息政策的需要。当然,透过Digital Projects,我们也希望未来能一直很好的股息给你们,同时间也要把市值提高。

问:如果你们执行Share Buy Back的话,你们还可以派发股息吗?
答:Share Buy Back只是我们的一个选择,我们可以执行Share Buy Back,也可以派发股息。精明的管理层们会依照情况做出最为正确的决定的。

问:我们对冲了70%油价,是不是代表不管油价如何波动,我们都不会受影响了?
答:我们还有30%的影响呢,另外我们没有对Crack做出对冲(原油价钱和飞机燃料价钱之间的差价)。还有就是马币的变化,这些都是还曝露在风险中的元素。我认为原油价钱应该处于大约50美元的位置,只是近期很多事件的发生,比如Donald Trump说要攻击Iran,这才导致油价的上升。未来Uber、Grab等共享汽车的出现将会降低对原油的需求。

问:你提到之后将会有关于中国那里的一些公告,可以给一些些暗示,是些什么吗?
答:我们是中国最大的外国航空公司。中国政府很喜欢我们,因为我们是唯一一个航空公司是带游客进来中国的,而其他的航空公司则是要把中国人带出中国。中国政府非常希望我们开启一些没有人愿意开的航线。比如说他们要求开通“汕头”这个地方,我问“汕头”在什么地方,他们说距离广州一个小时半,我问人口多少,他们说不多,是个小城市,只有“五百万人”,我一愣,直接说好的,我们会飞那儿。他们非常令人敬佩,他们一直想要打开新的航线,也希望我们可以帮助他们达到这一点,从而达到他们一带一路的宏愿。我们非常喜欢中国政府,也非常喜欢中国,不过我们要成为其中的一份子,因为中国有三大航空公司,它们随便弹个指就能把我们挤出去,我们在那里的规模太小了。所以我们必须保证自己,一旦进入这个非常令人兴奋的市场,如果自己只是一条小鱼,那将会是没有什么意义的。这个就是目前的问题,Mr Fam(非执行董事)是那位把交易带进来的人,只要我们董事一致认为这项交易可以为我们带来价值,我们就会去执行。当然我们的梦想,如果能打入ASEAN的四大国家,以及日本、印度和中国的话,这件事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只要Mr Fam能够说服中国政府让我们能获得更高的持股权,我们不要只是25%,我们要49%或50%。这是Mr Fam的KPI,只要他能谈成49%,然后还可以保留他的头颅的话,就是成功了。

问:如果AirAsia 3.0成功被执行,那么我们的营业额将会是如何?
答:AirAsia 3.0的潜质是非常大的,就看市场时候能够给与它一个价值。只是说说而已是没有用的(Talk is Cheap),最重要是要去执行它。只要我们10%的顾客做出一些贡献,那将是100M x RM30-40 x 10%,这是直接进入盈利的数额。如果你在18年前问我18年后你会怎样,我说我们会成为世界13大的航空公司,这谁会相信啊?同样的,现在你问我AirAsia 3.0成功之后会有怎样的效果,我不能确定,我们就只能边等边看吧。

问:公司是否有使用AR技术来增加客户体验和降低成本?
答:有的,不过AR对于降低成本并没有很大的帮助。我们的工程师用运用Google Glass来做Inspection。同时我们也看好AR在宣传上的用途,比如让你看看“汕头”到底是个怎样的地方,或者接这项技术来售卖免税商品等等。

问:AirAsia是个非常不错的公司,派息也非常慷慨,为什么股价就是不会上呢?
答:我可以回答这个问题(思索10秒后),之前我们拥有大约50%的外资,而现在只有23%。外资正在撤离马来西亚的市场。还有就是分析员并不了解我们这公司,他们老是把我们当作一家航空公司来评估,不把我们当成Digital Company。如果你看看印尼的分析员,他们对这方面了解很多,那是因为他们那里有Digital Unicorn:Traveloka,Tokopedia和Gojek。他们会问我们一些非常好的问题。这比起纠结在会计的Provision那些短期的影响好多了。你能想象如果让CIMB分析Uber会怎样?Uber亏损了1.5B,而它们的市价有60B(USD)。这是因为分析员专注在其成长的潜质。不应该有分析员是按照季度来分析的,说你做出Capitalized,那么你就会亏很多钱。不过实际上我们打造的航空业务是赚取了很多的钱。就是我们这里拥有比较弱的分析员团队,以及没有这么好的市场环境,加上奇奇怪怪的Provision,造成我们的盈利好像很低。我们不能控制股价的波动,我们只能把我们的商业策略做到最好。我无法说什么,我也希望公司股价能够上升,给予我们一些时间吧。

问:那么公司合理的股价是多少呢?
答:你认为呢?

问:我觉得公司股价应该高于RM4.00。
答:我觉得RM6.00是合理价,不过看着吧,Talk is Cheap。
(另外股东回答):我觉得股价的问题不应该在股东大会上讨论,如果你认为股价低的话,这就是你买入的机会啊。

问:那么请董事们买入更多吧。
答:我们再买入的话,明年你就可以不用来AGM了,我们私有化了。

问:我是心理学学生,我想请问管理层们如何处理你们员工的心理压力?
答:很好的问题,首先我们会给予员工们免费验血,尝试让员工们更为健康。我们也劝告他们不要吸烟,多多去健身房,因为如果他们越开心,我们的生产能力就会越强。除此之外,我们也注重员工们的财务健康和心理健康。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有自己的心理学医生,当然这些症状我们都会为其保密的。

问:针对与MAHB的法庭诉讼,我们会对其做出Provision吗?
答:不会,因为我们将会胜诉。如果你身为顾客,然后KLIA和KLIA2对你的收费是一样的话,那么你应该觉得有点不对了。这基本就像Mandarin Oriental Hotel和Tune Hotel向你收取一样的住宿费用一样。法律是非常清楚的,上次的开庭,法官只是把事情先搁置一旁,他并还没有说谁对谁错。就让这个诉讼走下去吧,而且这个诉讼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诉讼。所以我们没有对其做出任何Provision,我们也非常有信心我们可以胜出。

问:请问Share Buy Back对小股东有什么好处?
答:我们买回股票,把股票Cancel掉,你们的EPS就会上升,股息就会上升。

问:之前我们买机票的时候,为何系统会把我们父母和孩子的座位分隔得这么远?
答:如果你担心这件事情的话,你应该购买座位。

问:公司提到会把Santan和T&Co变成连锁餐厅,请问这会带能为公司带来怎样的贡献?
答:目前我还不知道,因为目前这是一个比价低成本的商业实验。

问:公司特别股息几乎把所有的现金都派发出去了,这个举动不是有点风险吗?
答:不不不,这笔现金是来自3个交易的,一些现金已经收到了,你们将得到的股息,将会来自这个月和下个月所收到的余额现金,所以这并不影响公司的现金流和状况。

问:请问你对AirAsia未来5年10年的展望如何?
答:10年之后,我希望公司会趋向Digital Company,最好是在整个ASEAN。我希望我们的盈利大多数来自Digital部分的业务。我希望我们可以是世界最大的航空公司之一,我希望我们的Profit Margin能有15%。我也希望所有的航空公司可以获取盈利。我相信我们正在走向正确的道路。

问:公司在天空是霸主,那么公司是否有打算对我们的海洋做出一些贡献呢?为旅客,为我们的下一代呈现一个美好的海洋。
答: 是的,我们对此现在就有一些小小的Project。我们只是渺小的一员,我们看到海洋里到处都是塑料垃圾,所以我们尝试减少使用塑料。不过最好的方式还是教育,所以AirAsia会时不时教育我们的员工,比如3个月前我们就提供一些Training给我们的员工。而未来,我们还会持续下去的。我们虽然不能一夜之间改变海洋,不过我们能为其贡献一小份的力量。

问:请问为什么AirAsia选择Airbus而不选择Boeing?
答:很好的问题,(与后面站着的Airbus团队说道:Airbus,为什么我们不选择Boeing?)我们也喜欢Boeing公司,不过Airbus是我们的长期合作伙伴,他们和我们一起已经很久了,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他们也一直陪在我们身边。还有就是,只拥有一种机型可以帮助我们节省很多成本。虽然说永远不要把话说绝了,不过Airbus的确是个很好的伙伴,他们帮助我们打造我们的品牌,所以我们彼此的关系很好。Boeing的CEO曾经被问过,你们最希望哪个Airbus客户加入你们,他说AirAsia。他们也很努力地要和我们达成协议。最后我能说的是,Airbus是我们非常优秀的伙伴,目前也没有任何打算替换掉他们,我们已经向他们订购了600架飞机,他们也对我们非常忠诚。

问:我发现你们有向泰国、菲律宾等收取一些管理费用,而印度与日本并没有这个收费,请问这是什么原因?
答:目前我们暂时专注在ASEAN国家。

问:这是否意味着他们是自己管理的?
答:差不多那样,因为拥有权方面他们占据比较多。

问:请问今年我们会与泰国合并吗?
答:还没有,我也希望这能快速进行。


问答环节到此结束。

4 comments:

  1. 关于会计那一段真是精辟
    就算我是会计师我也不喜欢现在所谓的最新会计准则,逼得我只好更多的关注现金表和FCF来对比盈亏表。然后当计算成本控制的时候,又要把这些provision或者fair value和Impairment loss排除掉,毕竟它们不是真正的生产成本。
    有时候研究cost/expenses增加或减少的时候还得加倍小心哪~~

    ReplyDelete
    Replies
    1. 会计师和内部审查师时常很无聊,好像不改一些东西就代表他们么有进步没有工作。

      Delete
  2. 多谢您的分享让我能更了解airasia😁😁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