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4 June 2019

AGM游记(2019) —— KSENG

KSENG在2019年AGM的基本资料
日期:5月30日
时间:早上11点
地点:自家Tanjong Puteri Golf Resort


问答环节
问:年报132页,公司可以把每个经营分布的盈利显示出来吗?比如棕油拥有最高的营业额,不过由于棕油价钱一直下滑,所以想知道公司的棕油赚了多少钱。
答:这些在年报188页有显示。

问:公司在近几年不断投资不同的酒店,公司打算走酒店的路线吗?或者为什么公司要专注在酒店行业呢?
答:公司拥有多元化的行业,比如公司拥有房地产的部分,并不是说公司一旦专注在某个行业,其他的行业就会放弃不做。所有行业都是一起并行的,只要有良好的发展机会,公司就会去做。


问答环节到此结束。

Monday, 10 June 2019

AGM游记(2019) —— JOHOTIN

JOHOTIN在2019年AGM的基本资料
日期:5月29日
时间:早上9点半
地点:Palm Resort Golf & Country Club



问答环节
问:请问你们的竞争者有哪些?
答:KIANJOO和CANONE。

问:那么在F&B方面呢?
答:也是CANONE,然后还有F&N,Malaysia Milk。

问:Nestle和Dutch Lady呢?
答:Nestle和Dutch Lady已经没有生产炼奶了。

问:Carnation呢?
答:Carnation不属于马来西亚的F&N。

问:请问你们有生产Creamer吗?
答:有的。

问:年报第6页提到,马币疲弱会增加成本,请问公司出口的产品能否为其提供一些补贴?
答:出口生意是能平衡马币疲弱造成的额外成本,不过在Tin Can和Packaging方面由于多数是在本地贩卖,所以这部分不能产生对冲。

问:整体来说会怎样呢?
答:整体来说,还是比较平衡的,只有一点小小的影响。不过疲弱的马币会造成进口的Tin Plate和一些原材料的成本增加。

问:所以还是会有一点点的负面影响吗?
答:这要取决于时机,有时是正面的,有时则是负面的,这要看材料进来的时机,出口的时机,收钱的时机以及还债的时机。

问:年报第7页,公司提到机器维修费用很高,请问公司有做Preventive Maintenance吗?
答:公司一些机器非常老旧了,所以那些机器就会有比较高的维修价钱,不过公司一直以来都不断进行配件的更换。有些部件的寿命比较长,所以在更换它之前,维修费用都会比较高。是的,公司有进行Preventive Maintenance,或者更为合适的说,是Schedule Maintenance,不过即使如此,有些时候,机器还是会出现故障。

问:那么请问机器出现故障的几率是多少?
答:每次机器故障,员工都会记载时间和原因,公司也会尽可能减少可能故障的次数。不过故障的几率和次数是属于比较技术性的问题,所以不太适合在这里透露。

问:年报第8页,公司提到本地的糖价比国际糖价贵,公司如何解决这件事?有试着把这件事情反映给政府吗?
答:所有的炼奶业、汽水业,以及任何用到白糖的行业都会把这件事反映给政府,而且一年还反映了数次。不过面对这样的政府政策,目前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做。公司确实也有向政府反映这件事。

问:政府这么做,不是会让一些公司选择在国外设厂,而不在本地设厂吗?
答:确实是这样,不过这是政府的政策,公司无法对政府这个举动发表什么意见。公司是有向政府反映,不过目前没有什么很大的变化。政府是有时不时给予一些Quota,不过你问会拿到多少,公司无法知道,因为这完全是政府自己决定的。

问:公司是否能用出口的生意拿到一些减免?
答:公司必须做出申请,不过拿到还是没拿到,还是一样要取决于政府。

问:公司有向新部长反映这件事吗?
答:公司目前没有新部长的直接联络方式。

问:请问公司有对原材料进行对冲吗?
答:有的,如果公司觉得原材料处于比较低的价钱,公司会尝试和供应商商量,获取他们能给的最长的未来订单,他们也是会担心价钱的变化。如果大量买入储存的话则会有很多问题,比如运输问题、现金流问题、质量问题。

问:今年Q3之后,公司在墨西哥的厂房还有一次性的开销吗?
答:应该不会有了,所有东西将会开始贬值计算。最多也就只有Installation Fee还算是一次性开销吧。

问:公司提到很多机器已经非常旧了,公司有打算更换这些旧机器吗?如果有的话,将会用到多少Capex呢?
答:目前公司每年会更换一些机器的部件,暂时没有打算花一大笔钱来一次过更换,因为这个会影响现金流和生产线。

问:公司在年报提到许多的成本不断提高,为此公司对于明年的展望如何?墨西哥的厂房会对公司带来怎样的影响?
答:墨西哥厂房将会在Q4开始营运,销售目标自然是在附近的邻国,比如美国、南美、北美等等,这些都是公司准备攻入的市场。虽然目前公司在那里有一些产品,不过不是很多,因为送往那里的运输费相当昂贵。所以希望这家墨西哥厂能够帮助公司攻入这些非常大的市场,因为那里的人有非常强大的购买力,而且人口也非常多,公司对这座新厂非常乐观。在马来西亚,公司试图控制成本。人工成本目前更加激烈,不过这是每个行业都会面对的问题,所以基本上大家都会为此而提高卖价。目前公司尝试进入更多的东南亚以及非洲的市场。两年前,公司开始在本地宣传自己的乳制品,销售也一年一年地增长,目前也是非常正面的。总结来说,墨西哥的新厂,再加上本地市场的增长,即使成本不断增加,公司认为接
下来的一年依然可以保持不错的成绩。


问答环节到此结束。


公司门礼为自家产品。


Thursday, 6 June 2019

AGM游记(2019) —— EVERGRN

EVERGREEN在2019年AGM的基本资料
日期:5月24日
时间:早上9点正
地点:Forest City Phoenix Golf Hotel


Corporate Presentation

  • 公司目前产品为上游的加工木制材料:MDF(Medium Density Fiberboard),PB(Particle Board),以及下游的RTA(Ready-To-Assemble)家具。
  • 公司的厂房分别位于马来西亚、泰国和印尼,因为这三个国家是世界最大的橡胶木输出国,而公司主要的原材料为橡胶木。
  • 公司拥有600多位客户,分别来自40多的国家,这是公司的基本策略,不要只拥有单一地区的顾客。
  • 公司在马来西亚成功占据MDF 60%的市场份额,是本地的领导者。
  • 公司70%的营业额依靠出口,以美金计算。
  • 股份方面,郭氏家族目前是最大股东,持有36%股份,而投资机构则占据了33%股份。
  • 公司80%的营业额来自MDF和PB产品,而Value-added MDF则占据15%,最后的5%来自RTA。
  • 目前下游的部分,家具只是占据比较小的部分。
  • 公司未来的会比较专注在下游的业务,这是为了要把产品多样化,不要只是依赖MDF。
  • 公司产品遍布世界各地,不过距离本地越远,就只能看到公司的下游产品。(运输问题)
  • 由于公司主要还是在MDF和PB,所以主宰的市场依旧是东南亚和中东国家。
  • 主要的顾客都是属于家具业。
  • 家具业的成长是与根据该地区的人口增长同步的。
  • 非洲是属于公司目前比较新颖的市场。
  • 由于公司是在柔佛起步,所以主要厂房(HQ)是在Batu Pahat,那里同时都有生产MDF和家具。
  • 除了Batu Pahat,公司在Pasir Gudang、Segamat、Nilai等地方也是有厂房。
  • 公司在泰国的Hat Yai有一家MDF厂房,以及在其附近Gurun也有厂房负责支援。
  • 公司主要原材料为橡胶木和胶水。
  • 公司在Kahang有一片400英亩的橡胶园,可以为公司供应一些橡胶木。
  • 2018年是个非常挑战的一年。
  • 公司营业额达到1.1B,主要来自PB的贡献(2017年只有半年的贡献、2018年有全年的贡献)。PB所提升的销售额成功抵消MDF和PB销售价的下滑。
  • MDF的PB的销售价由于竞争的原因一直下滑,这个直接导致公司的赚幅减少,从而减少盈利。
  • 同时间,美元的波动也是造成公司盈利下滑的因素之一。(2017年兑换率大约4.3x,2018年兑换率大约4.1x)
  • 未来公司觉得依旧会保持挑战,因为目前的贸易战将会影响人们购买的信心,以及破坏目前的供应链。
  • 2019年政府的更换也是会造成许多不确定因素之一。
  • 公司目前现金为107M,尚可应付将来的扩张计划,以及派息政策。
  • 2019年将会面对的挑战:
    • 更多的竞争:MDF和PB的Capacity开始供多于求,导致价格降低,原材料价格也一直提升。
    • 美元转弱:如果美国降息的话,将会影响公司的营业额。
    • 原油价格提升:造成运输费提高,和胶水价格的提升,间接也造成马币增值。
    • 最低薪金:新政府可能提高最低薪金。
  • 如何面对这些挑战:
    • 竞争:更好的成本管理,增加Premium产品的销量,整合生产线,提高产量。
    • 美元:开拓更多的本地市场,利用美元贷款来达到Natural Hedge。
    • 油价:专注在本地市场,减少运输价钱,提高胶水的效率来减少其使用量。
    • 薪金:持续开发自动化,加强生产程序。
  • 2019年的机会:
    • 国家银行降息,长期会造成马币贬值。
    • 降息也会增加购买活跃度,有利于生意,尤其是家具业。
    • 政府鼓励年轻人拥有自己的房子,可以有效提高家具的买气。
    • 中美贸易战,可能在中短期开拓把MDF和PB卖入中国的商机。
  • 公司自己生产木板和胶水,从上游到下游都有经验和市场。
  • 公司拥有非常多元化的顾客,风险被分散了。
  • 公司所在的三个地区可以提供非常好的优势:
    • 马来西亚:拥有良好的基础设施,以及非常多的家具公司。
    • 泰国:最大的橡胶木输出国。
    • 印尼:橡胶木输出国,以及拥有非常大的潜在市场。
  • 公司在马来西亚有非常好的信誉和与供应商们有良好的的关系。
  • 公司与供应商之间合作良好,本地政府也在这行业给予非常不错的支持。
  • 麻坡的工厂拥有地理优势,拥有非常快速的下单时间(Fast Order Time)。
  • 相比泰国的MDF和PB出口竞争者,加上马币一直贬值,公司更占据优势。
  • 在印尼拥有非常大,而且正在快速成长的中等阶级。
  • 那里大选刚刚结束,情势开始转为比较稳定的状态。
  • 相比于那里的人数,MDF与PB的使用量不是很多。
  • 他们虽然是世界第二大的橡胶木生产国,不过他们拥有的橡胶园确实占地最大的。
  • 那是因为他们的橡胶生产效率比较低,不过公司注重的是橡胶木的数量。
  • 这将会大幅降低橡胶木的成本价钱,他们那里拥有非常低廉的橡胶木和人工成本。
  • 运输方面,船运非常方便。

这次AGM没有人发问问题。


后续交流

  • 公司目前是由第二代和第三代管理层接管。
  • 上市之前,公司是在先新加坡开厂,不过由于环境艰辛,就把厂房迁移到柔佛。
  • 上市的主要原因是吸引人才,减少家族生意的影子。
  • 泰国与印尼都是用橡胶木,马来西亚则会掺杂一些热带木材。
  • 不同的木材一般是Target不同的市场。
  • 东南亚的顾客会比较喜欢橡胶木。
  • 橡胶木和热带木的差别就是颜色,价钱就要取决于地区。
  • Kahang那里只是栽种橡胶树,目前由顺便割胶,不过只是非常少的数额。
  • 橡胶4-5年开始生产橡胶,20-30年才能砍伐。
  • 以这么长的时间来看,不是很划算。
  • 所以公司也有计划找一块地来种植可以快速成长、大约5年可以砍伐的植物。
  • 砍伐地段最好可以靠近工厂,因为运输费非常昂贵。
  • 出口的产品大多数走海路,而原材料的运输一般是陆地。
  • 槟城的厂房是一家仓库,是泰国工厂的运输中介。
  • 公司的产品多数是给家具业的,所以家具业旺盛,公司也会旺盛。
  • 公司自己生产的胶水都是自己用,只有很小的部分卖给别人。
  • MDF主要的成分是木材与胶水,占据成本60%,各占大约一半。
  • 因为胶水主要是要把那些木屑粘在一起,从而形成MDF。
  • 橡胶木必须要在砍伐后3个月内处理,不然质量会变得很差。
  • 胶水更短,必须要在2个星期用掉。

Monday, 3 June 2019

AGM游记(2019) —— KSL

KSL在2019年AGM的基本资料
日期:5月30日
时间:下午3点半
地点:自家KSL Resorts


问答环节
问:根据2018年的现金流,请问公司有足够的现金来派发股息吗?
答:目前还不是时候,因为公司的Klang Mall还在建造当中,公司在那里需要用到不少钱。

问:如果不看未来需要用的部分,只单纯看公司现金流的话,是否可以派发股息?
答:公司是有现金,不过这些现金必须预留给Klang Mall的发展。

问:请问公司拥有足够现金来派发股息吗?
答:这其实是相同的问题,公司必须预留现金来发展Klang Mall,因为发展Klang Mall需要用到500M。

问:如果公司派发4仙的股息,这会造成现金流的问题吗?
答:如果公司派发了股息,那么现金流将会有点吃紧,可能还会出现一些现金流方面的问题。

问:公司在2014年的Chairman Statement,公司提出了40%的派息政策,目前这个派息政策怎么了?
答:当时公司提出派息政策的时候,公司的意图是要以高股息来回馈股东。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公司需要现金来支付Klang Mall的发展,所以当Klang Mall的发展完毕之后,公司将会重新审视这个派息政策。

问:公司派息政策的目的来吸引长期投资者和回归股东股息,这个目的到底这么了?
答:当Klang Mall完成之后,公司将有比较可以流动的现金,那个时候,才会恢复派息。

问:公司在2016年至2018年没有派息的原因是什么?
答:公司在2016年开始了Klang Mall的建筑,所以这几年公司都是把现金预留给了Klang Mall的建造。如果你有去过公司Klang的建筑地,你可以看到它正在如火如荼建设当中,而且公司在那里也要建设酒店。

问:公司2018年年报的Chairman Statement显示Shareholder Equity提升至2.8B,既然公司有如此强劲的财务状况,公司是否考虑派发股息给股东呢?
答:公司的财务状况确实非常强劲,一旦公司的Klang Mall建好,公司将会重新审视派息这件事情。

问:目前公司股价低于RM1,公司是否考虑采用新的派息政策?一般没有派股息的公司是比较差劲的公司,有派发股息的公司才是好公司。
答:(没有回答)

问:公司管理层内的三兄弟薪金有点偏高,如果降低三兄弟的薪金,然后以省下来的钱用于股息派发,请问公司觉得如何?
答:公司管理层的薪金是以业绩表现来决定的,而且公司管理层的薪金比起其他公司算是比较少的了。如果公司的盈利下滑,管理层的薪金也会跟着下滑,如果公司出现亏损,那么管理层将不会拿到一分钱。

问:在i3investor论坛里有人怀疑Khoo氏家族要把KSL私有化,请澄清。
答:要私有化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需要用到很多的现金,而我们并没有这么多的现金。

问:有人怀疑你们不派发股息,造成股价低迷,然后你们再趁机以低价私有化。
答:没有这件事。

问:公司的Klang Mall目前状况如何?什么时候能开张?
答:公司目标是在2021年开张。

问:我可以要求一些目前建筑状况的照片或者视频吗?比如放上你们的官网?
答:你可以联络我们,我们会把这些照片发送给你。

问:公司在KSL Mall和KSL酒店的Occupancy Rate是多少?
答:KSL Mall是大约90+%,而酒店这是大约60-70%。

问:过去几年,这些Occupancy Rate是多少呢?
答:过去每一年几乎都是差不多一样,也希望这个数据能在未来维持下去。

问:请问新山Mid Valley South Key的开张对KSL Mall有什么影响?
答:刚开始的阶段,是会看到一些小小的影响,不过相信一段时间后,那些顾客还是会回到我们这里的。

问:公司可以提供自己目前所有发展计划的GDV和预测完成日期?
答:目前公司手头上没有数据,可能可以在AGM过后让你知道。

问:其实公司为了发展Klang Mall而预留现金,这项举动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在年报94页,公司花了24M在公开市场买回自己公司的股票,虽然这举动可以在某个时间段为公司达到稳定股价的效果,不过是否可以将用在回购股票的24M拿来派发股息呢?这样的话股东们能拿到大约2.4sen的股息(全场鼓掌)。与其将现金放在Treasury Share,不如将其派发回给股东,这样也能把公司的DY提升至大约2.4%(股价RM1.00的话),同时间也能支撑RM1.00的股价。这将会是双赢的局面。
答:好的,公司会注意的。其实是之前有股东提及为什么公司不在股价低迷的时候支撑自己的股价,公司一方面要顾及股息,另一方面也要顾及股价。公司会对此做出讨论,看看什么方式最为适合。

问:还是关于股息,公司曾经提出40%的派息政策,如果公司之后没有打算派息的话,最起码也应该为这个政策做出修正。加上公司提到自己现金流吃紧,可是一年以来,管理层的薪金却占据了很大的一个部分,也就是大约30M。身为一家上市公司,每位股东都应当合适地分担这些责任,股东们可以忍耐没有股息的派发,不过管理层也应该为自己的薪金做出一些牺牲啊,如果你们做不出这些牺牲,我提议公司直接私有化算了(全场鼓掌)。
答:正如之前所说,公司管理层的薪金是以业绩来衡量的。如果公司呈现亏损的话,管理层将一分钱也拿不到。这点公司的声明非常清楚,一旦公司不赚钱,管理层一分钱也拿不了,也就是管理层将会免费为公司工作,这是公司可以承诺的。如果你以一家管理公司的收费来说,一般是净利的8-10%,而现在管理层们只是拿到净利的大约1%而已。

问:公司有赚钱那是毫无疑问的,可是股东要的是股息,就像管理层要的是薪金一样。公司必须公平对待所有人。既然你们是上市公司,如果你们现金流吃紧的话,可以做私下配股,或者做附加股啊,相信每位股东都会支持的。你们身为大股东确实贡献了很多没错,我们小股东同样也是因为长期握住股票而贡献了不少啊。你们应该寻找一个平衡点,不是因为你们是大股东或是管理层而认为自己贡献很多,所以只为你们自己着想。股东们应该也有他们应得的股息,这也是为什么公司股价会落到如此地步(全场鼓掌)。
答:好的,Noted Noted。

问:我的问题也是关于管理层薪金的,我不懂你们的薪金是由谁所定制,不过根据我本身的分析,管理层们收到的总薪金(包含子公司)是大约45M,这是一笔相当大的数目。外面所有的发展商上市公司,他们管理层的平均薪金只有大约3M,你们是比外面的平均薪金还多了15倍。再加上全马上市的900家公司,也仅仅只有20家公司会给予一位管理层一年10M的薪金,而在KSL我们有3位管理层都拿到多于10M的薪金,这种状况能算是正常吗?最后就是公司内有700名员工,他们的总薪金也只是30M,你们管理层都已经拿了45M,也就是你们的平均薪金是你们员工平均薪金的200倍。我认为并不是公司的现金流吃紧,而是多数的现金流向了管理层的薪金。所以我的建议,既然管理层都是大股东,不如你们直接从股息那里获得你们应得的薪金,至少股息是免税的,而你们高昂的薪金需要缴交28%的所得税(全场鼓掌)。
答:好的,公司会为此展开讨论的。

问:公司可以说说自己的Sales吗?
答:目前经济不是很好,老实说,公司的Sale也非常差,即使Take Up Rate也是属于比较低的数字。

问:公司去年获得多少的Sale?
答:公司营业额是依照产业的完成度来计算的,这将取决那些产业的完成度。

问:你们总该有Unbill Sale的数据吧?
答:目前Unbill Sale处于比较低的状况。

问:能给个具体的数据吗?
答:如之前所说,目前我们手上并没有实际的数据,或许AGM过后我们在给你吧。

问:那么接下来的一年你们将会发展什么Project?你们目标的Sale是在什么地方?
答:目前公司正在策划不少的Project。

问:一般产业公司都会有自己的销量目标之类的数据吧?
答:目前公司态度非常谨慎,因为经济并不是很好,Take Up Rate也非常低迷,即使我们非常积极地Launch新的Project,不过公司还是非常谨慎看待的。

问:公司对接下来一年的发展计划总该有个策略吧,公司可以分享一下吗?
答:这也是为什么公司专注在Klang,公司尝试增加在Klang Mall周围的Investment Property。

问:公司去年花费了400M,请问都花在了什么地方?
答:去年公司宣布了自己买下了两块地皮,一块是在Jalan Terbau,Senai-Desaru Highway附近,买价大约160多M,另一块则是Pulai Spring Golf Resort,同样也是花了大约160多M。总和就大约是300多M。

问:公司估计那两片地能为公司带来多少Sale?
答:目前还在处于策划阶段,身为发展商,公司当然希望能获得最高的回酬。不过这却要取决于地方政府的决定,因为他们有时会对公司呈报的计划提出很多意见,比如某些地方不能建这个等等。

问:公司营业额,多少是来自柔佛,多少是来自Klang?然后柔佛这里的盈利是多少,Klang那里的盈利是多少?
答:可不可以待会儿你把问题电邮我们,之后我们再透过电邮一一作答?因为目前这些数据我们手头上没有,暂时不能告诉你。

问:关于议程8、9和10所采用二级投票(Two-tier Voting),请问Khoo氏三兄弟是属于Tier 1还是Tier 2?
答:(秘书)他们到底属于Tier 1或是Tier 2,都是由管理层所决定的。

问:所以都是管理层来决定那些人是Tier 1,那些人是Tier 2的吗?
答:Tier 1是属于比较大型的股东。

问:即使Khoo氏三兄弟属于大股东,他们依旧以Tier 2的身份投票吗?
答:他们确实是以Tier 2的身份投票,公司也是经过律师肯定了,他们都是属于Tier 1和Tier 2的级别,然而他们的投票是属于Tier 2的级别。


问答环节到此结束。


Thursday, 30 May 2019

AGM游记(2019) —— GESHEN

GESHEN在2019年AGM的基本资料
日期:5月23日
时间:早上10点
地点:自家DOSB厂


问答环节
问:公司盈利下滑了,年报里提及在Hanoi、槟城与新山将会有新的客户,公司可以解释多一些关于这些吗?公司是否还可以恢复以往的盈利?
答:公司盈利下滑是个无可争议的事实,这是因为目前公司处于一个非常挑战的环境。原因是每一年,公司都会拥有一个更高的阻碍要去面对。最近遇到的挑战是人工问题,以及客户减少订单的问题。公司的基本策略是不要把业务单一专注在制造塑料产品,而是生产一些Value-added产品,因此公司扩充了当下的工厂,这造成了比较高的利息成本、机器贬值、人工以及电费。话虽如此,2018的下半年发生了一件比较震惊的事情,就是公司的订单出现非常大幅度的下滑。这是非常难受的事情,因为公司原本的Capex是计划在未来长期的订单,可是,目前状况订单不增反降,这会导致将会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恢复和达到原本计划的目标。接下来情景将会是非常挑战,公司也非常感激投资者们的耐心等待。至于公司的未来,可能年报里没有提及的事项,就是目前的贸易战争。这场战争可能可以为公司打开一些机会,让公司可以重组自己的供应链。公司看到,在未来有一些事情即将到来,只是取决于多快速。公司一旦拿到RFQ(Request for Quotation),然后透过3到4个月的谈判,如果成功的话,就可以开始制造模具,而整个完整的流程将需要12到18个月。不像在外头卖咖啡,一有顾客就能成交。Manufacturing Service会需要一些流程才能完成,当然有些会比较快,有些会比较慢。不管怎样,公司已经投资在这些之前提到的机器上了,这将会让公司在这个领域上变得更有资格。目前开始在寻求公司订单的公司也开始多了起来,有来自俄罗斯、中国、美国、德国等等。所以未来的展望也是比较正面的,公司之后还会做出一些投资,不会专注在新厂,而是专注在机器。目前局势也非常不稳定,公司对自己的风险也非常谨慎,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公司将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努力过后,接下来就是看命运了。

问:公司打算攻入的医疗领域其实是指那些产品呢?
答:一般是指那些一次性的医疗用品,比如连接管、汤匙之类的,都是根据顾客们要求的产品。不过医疗产品需要用比较久的时间才能开始生产,因为这些东西的审查比较严谨,不过一旦拿到了,将会是一个非常长期的产品供应。这能把公司的产品多元化,不会仅仅依靠电子产品。因为电子产品比较属于周期性,而医疗产品比较稳定。

问:医疗产品目前的订单多吗?
答:目前暂时不多,不过陆续有来。一般一个医疗产品能有7到9年的周期,透过不断的累积医疗产品的订单,就能把公司的收入变得稳定。希望在未来的3-5年,医疗产品可以成为公司重要生产产品之一。


问答环节到此结束。


之后公司邀请股东参观那里的新工厂,大致交流了一些信息:

  • DOSB主要帮客户生产铁制品。
  • 多数为电子产品的部分,比如打印机的外壳。
  • 原材料是经过Process的铁片,公司再根据顾客的要求切割、打压成为需要的产品。
  • 公司有自己的QA团队,确保产品的质量。
  • 产品会以分解的形式包装,比较节省空间,装更多上运输车,然后顾客再组装。
  • 有些产品需要分割和打洞,有两种机器可以做到,用激光切割,或用钻头打压。
  • 激光切割可以切比较厚的铁,可是如果很多洞口的话,速度会比较慢,也比较贵。
  • 钻头打洞可以一次打完所有的洞,不过不能切太厚的铁片。
  • 公司有一台大型的挤压机,功能是把一片铁片挤压成想要的形状。
  • 挤压机必须要先制造模具才能开始生产。
  • 公司也拥有多台小型的挤压机,用于比较小型的铁片挤压。
  • 小型的机器也可以连接在一起,进行多次挤压。
  • 公司的新厂在旧厂隔壁,里面引入了4台新的挤压机,效率比之前的要好。
  • 往后还会引入一台大型的挤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