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4 October 2018

AGM游记(2018) —— JOHOTIN

JOHOTIN在2018年AGM的基本资料
日期:6月6日
时间:早上9点半
地点:Palm Resort Golf and Country Club



问答环节
问:年报第2页,营业额虽上涨了10%,不过盈利下滑了20%,为什么?未来还会有这趋势吗?
答:盈利主要减少的原因是在2016和2017财政年期间所注销的8.1M坏账。当时是运输过程出了一些状况,也为此打了官司。其他盈利下滑的原因是原材料价格的上升以及汇率的波动。现在的财政年不会有坏账了,不过原材料价格与汇率并不是公司可以掌控的。公司会把坏账的钱尽可能回收,好为今年的财政年添加一些盈利。

问:坏账取回的几率有多少?会影响多少的盈利?
答:目前还在打着官司,成功的话最多可以取回8M,也希望对方可以在2-3年里面付回给我们,那里还有至少25%的税务减免。目前还不能肯定可以取回的数额,当然越多会是越好。最坏的打算,就是一分钱也拿不到。

问:美元上涨对公司是好是坏?
答:其实这是要看时机的,当公司进口材料时,采用美金,有时候会用到贷款,如果那时候美元上涨,对公司就不好。另一方面,顾客付款的时候,也是采用美金。美金在这个时候上涨的话,对公司就是好的。以目前状况来说,公司会比较喜欢疲弱的马币。

问:公司在近5年期间不断的耗费许多资本支出(大约每年60-70M),不过却未曾看到任何盈利上的增长,请问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呢?
答:那些资本支出是拿来建造工厂、购买土地以及仓库。大部分的支出为购买仓库,所以并不能为其带来营业额的增长。其余的部分是用来提高产量,估计在6个月之后才能开始看到效果。在墨西哥的工厂会在1Q2019运作,希望能为2Q带来一些盈利。总而言之,2Q2019才能看到比较明显的成长。其实相比2016财政年,2017财政年的营业额是有所提高的,只是盈利跟不上,理由也在之前的问题解释过了。

问:公司如何开拓本地市场?
答:公司有成立一家子公司,是个纯宣传的公司,主要的目标是在本地市场。

问:公司还有其他比较大型的扩张吗?
答:基本最大的扩张就是在2014年至2016年期间的Milk Powder工厂。营业额也因此在这几年增加了不少。

问:年报114页超过3个月还没收到钱会不会成为Impairment Loss?
答:很少可能,基本上这些数额都是属于公司的常客,彼此生意来往已经6-7年了,一般我们会给予3-4个月的宽限期,而且也有Letter of Credit的保障,成为坏账的可能性微之又微。

问:年报107页,是不是有个主要客户的营业额严重下滑了?
答:这个就是之前所提及,造成Impairment Loss的顾客。

问:公司可否把原材料的价格转嫁给消费者?
答:一般来说,公司只能在每2-3个月的时间来决定是否调整价钱,如今原材料的价格不断上涨,如果现在涨价,而原材料还继续上涨的话,公司还是会有成本的压力,因为公司也不能在短期内再度上调价钱,反过来亦是如此。F&B的方面就更长了,需要4个月的时间。不过我们面对的是国际客户,竞争颇大,所以一般也不能冒冒然起价。话虽如此,如今公司已经稍微调高一点价格了。目前如果原材料的价格还是继续上涨的话,可能会大幅度侵蚀公司的盈利。

问:公司有与董事租借工厂?
答:两个不同的工厂,之前比较小的是在Kluang,另一个比较大的工厂是在雪兰莪。

问:公司在墨西哥的工厂有何展望?
答:在墨西哥设厂是挺合理的一个决定,因为那里已经有一定的顾客群了。同一时间,也可以借助这个机会打入美国的市场,因为在美国设厂非常昂贵,墨西哥设厂则比较便宜。

问:公司目前的产量如何?
答:F&B的部分几乎100%(准确来说,95%),而包装的部分大约80%。不过都不是跑24小时,因为需要考虑一些季节性的因素,如农历新年。在要求比较大的时候,我们才会跑24小时。整体来说,产量大约在70-80%左右。

问:公司Milk Powder市场如何?
答:本地市场大约20%,多数的市场为出口,大多数的出口国为非洲和东南亚等第三世界国,因为打入第一世界国会比较困难。

问:公司产品如何在第三世界国家里竞争?
答:对于Milk Powder来说,第三世界国家的竞争者很少,所以并没有很大的问题。

问:公司是否可以预计2-3年之后Milk Powder市场的状况?
答:Milk Powder目前还需要时间来打造品牌。不像炼奶,Milk Powder主要是孩童的市场,所以不能很快。目前正在慢慢打造品牌,让顾客慢慢接受公司产品。

问:公司大部分的营运开销是宣传与品牌打造?
答:并非如此,主要需要宣传的地方是非洲顾客,大约花费2M左右。公司已经运送了100个Container给那里了,他们目前又下单了100个Container。运送成本已经包含在卖价上了,而且目前也在运输路途上了。

问:公司1Q2018的业绩,是销量减少,还是外汇影响?
答:基本是外汇的影响,销量其实是上升的。

问:公司如何管理原料库存?
答:公司一般3个月购入原材料一次,仓库里的原材料可以支撑大约3.5个月。一般Milk Powder一次下单将会是大约3-4个月的量,运输大约需要4-6个星期,保质期大约3-4个月。

问:除了Milk Powder,公司还有用到其他的原材料?
答:其他的原材料是油棕和包装原料,这些都是本地买回来的。

问:1Q2017,公司的Distribution Cost和Admin Cost上涨了,为什么?年报53页,公司的Other Operating Expenses也提高了50%,可以解释?
答:Other Operating Expensese增加的原因是因为那个8M的坏账。在季报那里,Distribution Cost一般是与公司营业额同步,公司营业额高,Distribution Cost自然会高。而且宣传的成本也是计算到了Distribution Cost里面的。这个成本是无法缩减的,因为我们没有自己的运输船。

问:公司Milk Powder的货源是在那里?
答:纽西兰。

问:那里有什么优势吗?
答:他们会将包装弄成小包装,我们可以简单地重新包装,成本比较低。话虽如此,由于没有品牌,所以也没有办法售卖高价。

问:公司多数的生意都是有Letter of Credit的保证吗?
答:那些超过3个月的生意才会有Letter of Credit(占少数),其余的没有(占多数)。

问:公司的产品可否在马来西亚看到?
答:其实是有的,叫做“Alpha Milk”(译音)。一般是在比较小型的商店才有出售,大型的百货公司如Tesco是没有的。因为公司所卖给的批发商是属于比较小的圈子。大型百货公司一般要求的是比较大的品牌。

问:公司可否赠送前来股东大会的股东们一些公司的产品,好让股东们更为熟悉公司生产的产品?
答:明年公司会考虑的。


问答环节到此结束。


最后总结
Johotin是个相对比较平稳,生意慢慢成长的公司。
基本上公司只要能控制原材料的成本,盈利按年成长应该不是很大的问题。

Thursday, 27 September 2018

AGM游记(2018) —— TOMYPAK

TOMYPAK在2018年AGM的基本资料
日期:6月1日
时间:早上10点
地点:Palm Resort & Country Club



问答环节
问:年报50页,公司营业额停滞不前,赚幅减少,公司如何能恢复像2015年的业绩呢?
答:2015年只有一间厂房,产量已达顶峰,所以营业额停滞不前。2017年,由于库存无法增加,加上一些注销、Provision Loss和成本的吸纳,造成了盈利的下滑。为了新厂,公司购入了许多cylinder,每种颜色都有,那些cylinder也开始计算贬值了。在新机器试跑的当儿,需要用到很大的成本。整个过程包括Laminating、Resin溶解、Cover Printing,最后才交给顾客。公司新厂房已经在4月份拿到了CCC,所以贬值也开始计算了。目前只有一条Printing Line正在生产,其他的生产线则慢慢增加中。CPP厂需要用到大量的Resin,那些比较少生产的产品也被注销了。预计2018年将会逐渐走向平稳。Flexible Packaging的未来前程依旧看好。

问:公司Q1的MT比起Q4的减少了,为什么?往后会持续下去吗?
答:MT的下滑是因为销售量减少了,主要原因是有一家大型的跨国公司停止了订单,不过公司寻找新的客户取而代之。公司将在本地市场寻找更多的顾客,因为他们能长久合作,比较起外国企业,一般只是短期合作。

问:公司在本地竞争者是谁?是否有新的竞争者入场?
答:本地市场上,公司行业分为3个等级:我们和Diabochi是属于第一等级,拥有认证文凭和许多跨国公司顾客;第二等级为没有认证文凭的公司,地区性的顾客;第三等级则是提供小顾客,小数量的包装服务。一般他们的成本相当低,不过拒绝率相当高。在顾客的立场,他们不会只是从单一一家公司印制包装,而是会同时向多个公司购买包装 袋以降低风险。公司目前是个非常微小的存在,只有250M的营业额,相较一些大公司能有10B营业额,我们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要达到这个目的,必须要有不同的技术与人才。公司为此也会积极训练目前的员工,好让他们可以长期为公司贡献。

问:公司出口的营业额下降,有什么办法能提升吗?
答:要增加营业额,第一就是猎寻新的顾客,第二就是与目前的顾客保持好关系,以取得未来的营销(透过新的厂房)。新的CPP厂房可以更有效地提供高品质的印刷与包装,相信可以更好的留住顾客。除此之外,公司也将顾客群扩张到更多国家、更多区域、以及更多的合作伙伴。公司也积极参加一些国际饮食展览或节目,不过要拿到一个顾客不是一天谈判就能完成的,一般要耗时6到9个月。

问:公司增加产量,是否会造成供多于求?
答:需求还是一直有的,只要公司拥有品质的保证、先进的技术,就能增加顾客的信心,要寻找新的顾客相信也不会是难事。公司预计出口销售会在未来两年会有显著的增长。亚太地区增长的速度将会大于美国,因为这里拥有较大的人口:印度与中国。

问:相比外国市场,本地市场的增长率会是如何?
答:双方将大约以一样的速度增长。

问:Tampoi工厂的Realignment什么时候会开始,成本多少?
答:公司将把Tampoi的机器Realign到Senai的新厂,在2017年Q2,公司搬入了一台新的Printing Line。2017年Q3搬入了一台新的Extrusion Laminating Line。接下来就是把Tampoi厂内的4台Slitter,1台Lamination机器,3台Rewinder,以及所有的原材料与完成品都搬来Senai。成本大于500K,都是运输以及安装费。公司并不能一次过全部搬完,而是一台一台慢慢拆解、运输、再组装、测试,我们也不想突然间提高过高的产量。这些费用在财务表上已经呈现了,机器贬值也在CCC签署之后就开始计算了。

问:年报20页显示已经在2017年把机器Realign过去了,为何现在还要做Realignment?
答:那是第二阶段的Realignment,搬运4台Printing Line、6台Lamination Line和7台Slitting Machine从Tampoi的厂房到Senai的厂房。由于这是相当大的搬运工程,所以必须一步一步来,必须在所有Printing Line开始运行了才能开始(其中1台已经安装和运行了、2台新买的机器正在安装当中)。话虽如此,新的Dry Laminating Line和新的Film Casting机器已经安装好,并开始运作了。除此之外,Senai的厂房机器已经在4月得到FSSC 22000的认证,接下来必须得到顾客们的审查,才能开始生产。第二阶段的Realignment预计在2019年完成。

问:为何这个Realignment需要这么长的时间?一直到2019年才能完成?
答:Realignment并不是区区把一台机器从一个地方搬运到另一个地方。它涉及了机器拆解,必须由该机器的生产商团队对其进行评估,看是否需要在拆除搬迁后需要进行维修或翻修。除此之外,为了不影响目前的运作,所以必须确保新厂那里能运行并替代该机器的生产量了,才能停止该机器,然后才能进行搬迁。这也是为什么第二阶段的Realignment必须在至少2至3条Printing Line安装之后才能开始进行。

问:面对原材连价格的提高,公司如何保持赚幅?
答:公司采取了以下几种方法来降低成本:批量购买,然后在必要的时候才运输过来如此可以降低库存使用量。关注市场价格的走向。与供应商协调,提出一些互利的方案。寻找其他条件比较好的供应商。以Bulk的单位来购买Resin,因为比起以Bag单位来购买,会比较便宜(Bag包装会有额外的成本),而且会比较容易收藏以及保养Resin的质量。

问:公司有何政策可以把成本转嫁给顾客吗?
答:这个一般需要和顾客协商,什么时候可以调整价钱多数也是取决于顾客的决定。

问:年报21页,在2018年新生产线的Capex是多少?
答:2条Printing Line、一条Film Casting Line和一条Dry Tandem Laminating Line的安装费、仪器、人工等,大约为55M。

问:公司的未审核账目与审核账目,盈利相差了43.2%,为什么?
答:主要原因是公司理应享有Reinvestment Allowances下的免税福利,和公司运作盈利并没有很大的关系。在2017年,公司投入了大量Capex在新厂,在2018年2月发布的季报是,审计还没有完成,所以公司决定不纳入季报内。最后在2月之后,由于与Contractor们达成了协议,要把成本计算在FY2017年内,所以最后还是把Reinvement的Allowances算回来了。

问:Bursa有对这件事吩咐公司做出解释吗?
答:目前没有。

问:公司如何确保以后不会再发生同样的事情?
答:管理层会安排一个税务顾问,以确保在FY2018年结束之前可以确定所有税务上的问题,从而确保年报与季报的准确性。


问答环节到此结束。


最后总结
Tomypak近期惨遭严重的材料以及营运成本的压力,还且需要长时间搬运机器。
短时间内,应该比较难看到一个好的季度报告了。


Thursday, 20 September 2018

AGM游记(2018) —— KSL

KSL在2018年AGM的基本资料
日期:5月28日
时间:中午2点15分
地点:自家KSL酒店


问答环节
问:年报91页、161页,公司主要业务一直都处于横摆状况,往后预计会如何?
答:往后的预计,会与目前状况大约一样,不会有很大的变化。

问:公司依旧没有派发股息,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派发呢?
答:近期公司在新山一带有购买土地,大约花了300M。加上Klang Mall正在建造当中,需要非常多的营运资本,公司也不想因此而贷款。一旦以后公司拥有多于的钱,公司将会派发股息的。

问:那么公司之前许下的派息政策依然有效?
答:一旦公司迈入稳定的状态,将会探讨的。以目前的状况来看,是不适合派发股息的。

问:公司JB的KSL Mall营业额为多少?
答:大约80M,以租金为主。

问:Klang Mall目前的建筑程度到了那里?
答:目前已经开始建筑了,整个过程大约需要3年,公司并没有全速建造,因为时机有点不太好。

问:公司的Klang Mall地点是否有些Over Capacity?公司如何与其他的Mall竞争呢?
答:这取决于你怎样看待这整个计划,由于公司在Klang Mall附近周围有土地,Klang Mall的建造可以为那里的土地和产业增加价值。

问:公司Klang Mall的地点并不是很好,和高速公路的方向相反。
答:很多人对此拥有许多负面的看法,不过公司依旧有自己的看法。公司认为,如果直接在那里发展住宅区,并不会取得更好的效果。而且那里是大约100英亩的商业地(Commercial Land)。

问:公司打算回购自己的股票吗?
答:公司目前回购了大约20M自己的股票,如果往后价钱还是这么低的话,会持续购入的。

问:公司DRP的议程似乎不必要了吧?
答:公司依然有派息的可能性,所以还是需要的。


问答环节到此结束。


最后总结
KSL是个股价、PE异常低,NTA异常高的公司。表面上是严重低估的公司。
开来主要的转折点,就是看公司什么时候会派发股息而已。


Thursday, 13 September 2018

AGM游记(2018) —— GCB

GCB在2018年AGM的基本资料
日期:5月28日
时间:早上11点
地点:新山Mutiara酒店



问答环节
问:公司怎么看待全球可可的供应与价钱?
答:公司的业务是磨制可可粉。目前唯一的可可豆生产国家就是非洲,前一段时间印尼是有生产的,而马来西亚基本零产量。公司也试曾探讨过要自己参与可可树的播种,不过目前还没有决定。

问:公司2017年的盈利还有包含Tanjung Palepas的一次性盈利吗?
答:没有了。

问:公司与日本Fuji Oil的合作目前怎么样了?
答:与他们的协议有一点缓慢,不过公司依然和他们保持良好的关系。虽然他们有可可脂(Coco Butter)的替代品,不过他们依然是需要可可粉来生产他们的综合巧克力。这个可可脂的替代品也并不是公司的直接竞争者,而且这些替代品存在市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问:年报没有Chairman Statement,为何?
答:根据新的条例,年报的格式有一点点的变化,我们把它与Management Discussion结合在了一起。

问:公司董事为何没有女性?
答:在管理层阶级,公司大约40%-50%是女性,只是董事部这里没有而已。我们有尝试要加入女性董事,不过目前还没有找到适合的人选。

问:年报第5页,公司2017年营业额相较于2013至2016暴增了许多,这是为什么?
答:之前是因为供应多于需求的原因,所以营销并不是很好,这是近期需求突然增加,尤其是在可可粉方面。公司也尝试将所有产品平均批发出去。不过在整个局势而言,依然是供多于求,只有在某些地区需求增加。Nestle其实也是有很大的需求,公司这5年来一直申请成为他们的供应商,他们也慢慢地接受了,也慢慢消化公司的产量。可可粉或可可脂长期来看只是增长2%-3%,也持续20-30年了。不过在2010年的时候,由于马来西亚出口税的关系,公司将其投资在印尼。之后出现了一些竞争者,导致供应提升,价格下跌。这5年,公司不断牺牲赚幅来建立顾客群,赚幅也一直只保留在低于2%的地步,好在最后成本渐渐下降,赚幅才慢慢恢复(价格没有提高)。公司一向来做足了功课,所以对此非常有信心。今年的销售量相信也是全部100%的产量。

问:外汇的变化对公司会有怎样的影响?
答:公司最大的开销是员工的薪水,而公司产品成本是美元,销售也是美元,所以基本没有很大的影响。唯一的影响就是账目上的影响,因为公司的债务也是以美元计算,所以美元升高的时候,成本自然会增加。不过这些都是短暂的影响而已。

问:年报第5页,公司有-128M的Cash Flow,请问是什么?而且公司的Gearing也增加了。
答:公司增加了很多的Inventory,由此也造成了借贷的增加。去年可可豆的价格非常低,公司觉得是个非常良好的时机来锁定赚幅,于是就大量买入储存起来。公司是在West Africa买入,之前是在印尼。Gearing的增加,是因为公司突然拿到了很多顾客的需求。公司有自己的对冲政策,买高卖高,买低卖低。

问:在West Africa的政治因素会对公司产生影响吗?
答:政治因素很难去预测,也不是公司可以控制得了的。不过他们的政府非常积极和鼓励自己国家增加可可豆的种植。当然,这也间接造成可可豆价格的下滑。其实公司也还有其他的选择地方,必要的时候,还是可以从其他地方着手可可豆。

问:公司可可粉世界排名是多少?
答:我们依然保持在第5的位置,第4的位置年产量为254K吨,公司暂时没有办法在产量上取得提升。

问:公司在美国购买了一个工厂?
答:一般公司比较难独自打入那里的市场,收购可以顺便得到整个生意和顾客群。除此之外,借用“Made in USD”的字眼可以提高品牌的品质和可信度。购买后,公司也可以完成整个生意链,从采购、溶解、磨碎都是我们一手包办,而且顾客们也比较喜欢这种生意方式。


问答环节到此结束。
公司门礼为自家的可可产品。



最后总结
个人觉得GCB是一家相对不错的公司,不过弱点就是盈利和原材料的价钱紧紧相扣,
而且公司对其也没有较好的应对方式,盈利还是比较难预测。

Thursday, 6 September 2018

AGM游记(2018) —— EVERGRN

EVERGRN在2018年AGM的基本资料
日期:5月25日
时间:早上9点
地点:森林城市Phoenix酒店




Corporate Presentation

  • 公司生产设施分别在马来西亚、泰国和印尼。
  • 产品卖去60多个国家,600多个顾客。
  • 占据马来西亚MDF大于60%市场。
  • 70%业务出口外国,以美元计算。
  • 产品种类,MDF和PB占据80%,其余为RTA。
  • 目前专注中东和东南亚地区,公司在那里也是最大的。
  • PB工厂在Segamat。
  • MDF工厂的使用率为80%(3年平均),有少许下滑。
  • 新的PB早就营业额的上涨。
  • 雨季影响橡胶木的产量,造成公司成本增加。
  • 在泰国和越南增加MDF工厂,提高自己竞争能力。
  • 马币的增值会影响卖价。
  • 公司投资在比较先进的机器,预计能提高效率(2018年后)。
  • 公司打算保留现金来建新的工厂。
  • 往后将会在投资一项看到负现金流。
  • Masai的MDF厂已经建好,目前在测试机器,预计2018Q3开始运作。
  • Segamat的厂预计产量为16千m3,实际产量却为18千m3,新厂产量预计为20千m3
  • 目前挑战有:外来竞争者、美元下滑、原油价格上涨和最低薪金制上调。
  • 开拓新市场与新产品,以热带树木(Tropical Wood)取代橡胶木。
  • 减少一般产品的生产,多发展下游行业,从而超越其他竞争者。
  • 专注本地市场来减少外汇波动。
  • 本地市场也能减少原油价钱的影响,运输比较靠近。
  • 控制胶水的使用量,减少浪费及成本。
  • 投资自动化,和加强流程来抵消最低薪金的影响。
  • 未来生存计划,公司将增加更多家用家具,把木材废料内部循环再用。
  • 公司也打算增加客户群,把风险分散到不同的国家。

问答环节
问:为什么公司在东南亚的营销上升,而在中东的营销下滑了呢?
答:这是公司的策略之一,减少地区性的风险。

问:公司打算开发怎样的新产品?
答:Premium Board,PB与其下游的业务。

问:公司在Segamat的MDF工厂目前状况如何?
答:已经安置好了,目前正在测试当中,预计在2018年Q3运行。

问:橡胶木的短缺导致机器效率降低了多少?
答:雨季造成橡胶木的短缺,也把机器的生产效率从85%降低至80%。

问:PPE的Write Off提高了224%,为什么?
答:那些是泰国的工厂火灾,和之后的重组造成的伤害。

问:为何公司有7.3M的外汇亏损?
答:因为美元对马币的汇率降低了。

问:公司如何应对这个外汇亏损?
答:公司有Policy,不会对外汇进行对冲。

问:公司自2015年盈利一直下滑,什么时候可以停止下滑的趋势?
答:2016和2017年,公司面对了两个问题:橡胶木短缺,泰国工厂停工8个月。公司也频频遭到原材料的价格和市场竞争的影响,目前确实不好预估。我们目前可以做的是,尝试分散至不同的国家,以及减少公司的运营开销。

问:橡胶木涨价,公司是否可以将价钱转嫁给顾客?除此之外,公司没有办法从其他地方拿到橡胶木的货源吗?
答:橡胶木的主产地是有地区性的,而且我们不能从国外直接进口橡胶木,除非经过处理,不过这又会涉及和需要到更多的设施。在国际舞台上,公司有非常多的竞争者,所以不能冒冒然起价,为了提高盈利,就必须要在本地增加更多的Market Share。

问:公司在本地的竞争者有谁?
答:在半岛有4家竞争者,东马有一家。

问:年报27页,公司目标PBT为100M,为何没有达到?2018年的目标为多少?
答:在2017年,之前提到的两个因素影响了公司的营销。100M的估算其实是按照8%的赚幅来计算的。至于2018年的目标,这个资料是不被允许透露的。

问:公司利用热带木可以解决橡胶木短缺的问题吗?毕竟天气影响应该是一样的吧?
答:没错,天气将会影响热带木和橡胶木,公司研发热带木并不是为了避开天气的因素,而是未来开发新的产品,比较高级的产品。热带木在这方面有较大的优势,也可以在市场上卖得好价钱。

问:年报118页,有一项38M的保险赔偿,请问是什么?
答:那是泰国工厂大火的赔偿。工厂也在今年2月份恢复生产,这也是造成公司2017年业绩不好的原因,因为这是公司在泰国最大的工厂。

问:最低薪金制对公司有影响吗?公司有多少的外籍员工?
答:公司无法给出准确的比例,因为公司有太多的厂了。MDF的厂方面,大约80%-90%都是本地员工。一般下游的业务会才有比较多的外籍员工,因为那里比较少和难实行自动化。外籍员工一般都是不会停留太久。一些厂房有比较多的长期员工,他们的薪金实际已经超过最低薪金了,影响就不会很大。比较麻烦的是如何平衡新旧员工之间的薪水。

问:如果真的提高了最低薪金,公司会如何?
答:多数的MDF厂员工薪水都已经是超过最低薪金了,不过如果不增加薪水的话,他们可能会投诉。不管怎样,这个最低薪金将会影响所有的行业。公司外籍员工大约有25%。

问:公司RTA行业怎么样了?
答:公司目前注重在产量,降低员工成本。目前依然处在重整阶段,暂时没有明显的贡献。之后将会提高产量,并降低成本。

问:RTA将会在不同的管道卖出吗?怎么样的顾客会购买呢?
答:RTA类似IKEA,就是购买后自己组装的家具产品。顾客可以是网上营销,批发商,以及家具制造商等,他们不会完全自己制造,一些还是从我们这里进口的。公司也已经有一定的顾客群了。

问:在4月到7月间,夹板(Plywood)的价格提高了,公司PB和MDF的价格也会提高吗?
答:夹板的价格在20年以来已经提高过很多次了,不过PB和MDF是夹板的替代品,它会有些帮助,不过效果并不大,因为多数的顾客都转向PB或MDF了。相较之下,热带木的MDF反而可以带来更好地优势。

问:股东们很希望可以看到盈利,希望公司可以做到。
答:公司不断地尝试,提高效率、提高产量、以及降低成本。去年是因为厂房停工,才严重影响了公司的业绩而已。

问:公司注重本地市场是好事,本地市场是成长中的领域,拥有较多的需求和较低的汇率风险。为了提高赚幅而将成本转嫁给顾客是个不明智的选择,当然这也要看是什么产品。管理层应该注重在这几点:产品的价值、更为高级的产品、新产品的开发,以及开拓新市场。专注是一件好事,不过能开拓新的市场的话,也未尝不可。希望公司也能找到长期的原材料供应,尤其是橡胶木。其实在面对各种条规、变化的天气,分散市场是一个不错的方法。公司也应该积极研发更多的自动化技术,能降低最低薪金和外劳短缺的压力。
答:好的。


问答环节到此结束。


总结
EVERGRN公司基本面算是还不错,不过这些年来业务上一直不是很顺利。
希望接下来的日子,公司能排除万难,提交出更好的业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