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3 December 2015

浅谈Hovid

Hovid这家公司的名字一开始听起来可能不是很熟悉,
不过提及它所生产的“何人可凉茶”的话,应该不会有多少人不知道吧?
在以前的时代,何人可凉茶可以说是居家良药,里面包含24种中药。
它不止可以当作普通凉茶喝(只是有点苦),还可以预防与治疗一些常见的小病,
比如:伤风、鼻塞、感冒、喉咙不适,身体发热等[1]

何人可凉茶,取自(http://www.hoyanhor.com/about_us

Hovid的创办人为已故的何继昌博士,他怀抱着帮助人的理念研发了何人可凉茶[2]
何继昌博士逝世后由长子何树生接手,也是目前为止,公司的Managing Director。
何树生(David Ho)曾经在纽西兰奥塔哥大学取得药剂学的学士与硕士学位[3]
当David Ho接管Hovid之后,将自己在学得的西药技术,与原本公司的中药技术结合,
中西合璧的威力下[4],Hovid摇身一变,就成为了马来西亚数一数二的药剂制造公司[5]

Hovid在未上市之前经历了几番名字的修改,从原本的
Ho Yan Hor (Kausing Brand) Medical Hall Sdn. Bhd. (1980)变成
Ho Yan Hor Pharmaceuticals Sdn. Bhd. (1984)然后再变成
Ho Yan Hor Sdn. Bhd. (1989),最后变成现在的 Hovid Sdn. Bhd. (1998)[6]

Hovid一开始是在Bursa第二版上市,上市日期为2005年4月5日[7]
当时IPO售价为RM1.76[8],同时公司拥有两个主要业务,
分别是:Pharmaceutical(药剂制造)和Phytonutrient(植物营养素提取)[9]
其中,药剂制造是Hovid自身的行业,而植物营养素提取则是子公司Carotech的行业。
Carotech是与Hovid同期上市的一家创业板公司,同样是由David Ho掌管[10]

Hovid刚上市即野心勃勃地筹备转主板的工作,
在上市不到半年就向股东们提出5送3的红股计划[11],并在2006年年头派发完成。
提高公司资本后,Hovid便向SC提出转主板的申请,然后成功在2006年6月转去主板[12]
转到主板后,公司再发布令人振奋的消息,就是宣布拆股,将1股Hovid拆成5股[13]
股价也因此屡创新高。

Hovid股价走势图(经过红股、拆股等调整),取自Cimb iTrade平台

不过,好景不长,2008年金融风暴导致棕油价格走高,
而身为Hovid子公司的Carotech,业务上比例最重的原材料正是棕油。
棕油价格走高造成Carotech成本高涨,在2009年的财政年开始遭到亏损[14]
这事件间接连累了身为母公司Hovid的盈利。
随着Carotech亏损逐渐扩大,不得已之下Carotech只好发行附加股来解救自己的现金流。
不过即时附加股发行成功,Carotech也不见现金处理上有任何好转,
反而在2010年7月1日,Carotech正式宣布因为偿还不起债务,而打算毁约[15]
这一举动直接害惨了Hovid。
由于毁约,Carotech直接被打入GN5的行列,而Hovid也被殃及池鱼,同样被打入PN17。
不仅如此,Hovid身为Carotech的大股东,为了购买Carotech之前发出的附加股,
Hovid一度将自己全数的Carotech股票抵押给银行以获得贷款20M来认购。
无奈,毁约这举动导致Carotech股价不断下挫。为了避免银行的Margin Call,
Hovid只好在公开市场逐渐脱售Carotech的股权,前后卖了大约19.7%的股权[16]
Carotech方面,公司债务重组委员会(CDRC)给予Carotech六个月的时间重组债务[17]
不过很遗憾,Carotech没能解决自身债务问题,最终在2012年4月被令除牌与下市[18]

回到主角Hovid身上。Hovid自从很无辜地被打入PN17行列后,股价也开始下挫。
Hovid要脱离PN17行列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将自己手持Carotech的股权降低,
一直到Carotech不会让Hovid的营业额和盈利构成明显的影响为止。
最简单的方法自然就是公开市场售卖。不过一个GN5的公司有多少人肯接货呢?
虽然Hovid已经很努力的在售卖了,不过截至2011年8月为止,
Hovid依然持有Carotech 38.45%的股权。
一直这样贱卖也不是办法,于是Hovid就想出了一个绝顶的好办法,
就是将那些脱售不了的Carotech股权一股脑儿都送给Hovid的股东们。
所以Hovid宣布将25% Carotech的股份当成股息派发给股东,让股东自己来售卖[19]
之后,随着股权的派发,Hovid成功将Carotech股权降至指定的数额,
并且在2012年1月,也成功脱离PN17的窘境[20]
从此,在Hovid的业务里就没有了Phytonutrient(植物营养素提取)这一行业。

成功抛弃了亏钱子公司Carotech后,营业额虽然大幅度减少了,不过盈利却相对增加了。
由于之前的Carotech事件搞得Hovid现金流乱七八糟的,并且显得有点周转不宁。
Hovid索性直接来个Warrant附加股,向股东拿钱,一次过解决营运资金问题[21]

抛开了Carotech这个包袱后,Hovid就专注在自身的药剂制造行业。
药剂制造这一行业很稳定,并且营业额与盈利几乎都是每年有所增长(见图)。

取自2015年年报第15页

公司也非常积极发展顾客圈,在早期2007年的时候与香港Wellgo Pharmaceutical合作,
采用Hovid占据60%资本的形式,一起攻入中国、香港与澳门的药剂市场[22]
之后2008年,又找到了印度的Biodeal Pharmaceuticals Private Limited一起合作。
Hovid对其注入了51%的资本,将市场进一步扩展到印度[23]
之后又陆陆续续将生意扩展进了菲律宾、印尼、泰国、尼日利亚、柬埔寨等地区[24][25]
目前,根据2015年年报[26](第12页)显示,公司出口的对象就大约有50多个国家。
Hovid有55%的营业额是采用外币(第11页),马币贬值对其盈利会有很大的贡献。
同时间Hovid有33%[27](或70%?[35])原材料却是以美元来购买的,
不过好在两者综合之后,整体情况还是利好公司业绩的。
公司也在2013[33]和2014年年报[32](第12页)中指出,公司接下来的目标是发展中国家,
比如:非洲和中东地区,因为当地的竞争没那么激烈,而且药物的需求也一直在增长。
那些在马来西亚已经没有那么流行的药物依然可以在那里卖得很好,
无形中增加药物的生命周期,让公司可以降低成本,并取得更多的盈利。

除了海外发展,Hovid也没有怠慢自己在马来西亚的发展。
Hovid在2010年与本地知名品牌“顶好”(Drinho)合作,售卖盒装的何人可凉茶[28]
双方合作,不只可以增加销量,还可以帮助提高在国内外“何人可”品牌和公司的知名度。
随后,2014年Hovid也参与了PEMANDU计划[29][30],将药物售卖给马来西亚卫生部。
这项举动,预料可以将原本只占10%营业收入的卫生局生意提升到更高的水平[31]

Hovid与Drinho合作的商品。图画取自The 8th Voyager

了解公司的历史与目前发展状况后,接下来就要研究一下Hovid的生意模式。
除了何人可凉茶,Hovid还有生产一些额外的商品如:保健品和消费产品,
不过主要的生意,还是研发和生产仿制药[31]
所谓的“仿制药”,是指对某种药物进行复制而生产出来的仿制品,
而这个仿制品要求要与原本的药物拥有相同的质量、作用和适应症[35]

仿制药和新药有着不一样的流程,仿制药显得比较简单而新药则会比较复杂。
如果业者打算研发一个新药物的话,其工作量可以说是相当耗时又耗力。
从一开始的发掘与探索、药效的理论证明、动物实验、人体实验,到新药注册,
往往需要费时9到15年的时间,总耗费马币15到20亿不等[36]
加上马来西亚新药注册手续也不简单[37]
而且在市场售卖后,如果一度出现问题,将会立马被政府当局下令回收与下架。
因此,即时新药研发,还是会面对不少的风险。
为此,新药有属于自己的一套专利法,一种新药可以得到20年的专利保护[38]
20年里面,只准许药品开发商售卖这种药剂,别的商家一律禁止仿制与售卖。
不过这20年是从专利申请日开始算起,也就是一般药品刚开始的开发阶段。
等到药品可以上市售卖的时候,保护期往往过了一大半(一般仅剩下5年)。
所以,药品开发商可以提出一次延期的申请,延长2到5年的保护期[39]
一旦新药过了专利保护期后,其他药商就可以依法生产相同成分的药品(仿制药)。
此后,该药物在市场上就会面对大量的竞争,导致该药物价格大幅下降。

Hovid就是专门仿制以及生产那些专利过期药物的一家公司。
在Hovid身后有一支强劲的研发队伍,专门为公司研发不同的仿制药。
虽然生产专利过期的药物不需要经历那段漫长的研发过程,
不过为了确保仿制药品的安全性,还是要进行生物等效性(BioEquivalence)实验[40]
根据公司2009年年报第11页[41],Hovid是大马少数拥有生物等效性实验室的公司。
Hovid每年成功实现4到10个生物等效性实验,并且每年可以研发16到21种新的仿制药。
截至2015财政年,Hovid总共实现了57个生物等效性实验,和研发了126种产品[26]

随着不间断的产品开发和需求量的增长,Hovid原有的厂房生产量开始见顶了[42]
为了应付堆积如山的订单,Hovid在霹雳珠宝埠(Chemor)兴建一间新的工厂[43]
同时,也引进了新的片剂和胶囊机器,预测可以提高30%产量[44]
不过,兴建药剂工厂并不像兴建一般工厂那么简单,
因为药剂工厂必须服从英国与美国的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标准[45]与规则,
所以自2012年新厂开始建造起,一直到目前2015年尾,新厂还没有完全建好。
Hovid将新厂分成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在2014年第3季完成,并预测在2015年年底可以完全使用。
而第二阶段,预期将会在2016年年底完工。

Hovid在Chemor的工厂(取自Hovid 2014年年报第13页)
除了工厂,Hovid还在槟城建了一间研究所,以开发更多的仿制药。
同时在Chemor也兴建一间六万平方的集中仓库,合并Hovid在全马各地仓库的行径[46]
这集中仓库可以减少不必要与重复的货物处理,并达到降低物流成本的目的。
不过这些扩建并非一朝一夕能完成的,需要时间的酝酿才能慢慢得到成果。

未来对Hovid利好的局面有三个。
第一:自然就是工厂、仓库和研究所的扩建,可以大幅提升公司的产量与营业额。
第二:是由2013到2018年之间的专利悬崖(Patent Cliff)[47][48]
何谓专利悬崖?
正如之前提到情况,当一种新药专利到期后,其他的药剂商就能对其进行仿制。
医学界在20世纪末研发了大量的新药,而这批药正好都在2013年与2018年之间到期。
一旦这些大量的专利到期药剂被允许仿制,Hovid就可以立刻仿制那些药剂并推出市场,
由于Hovid拥有非常强大的研究部队,所以可以在短时间内研发出那些较流行的仿制药,
然后占据市场,从将近RM422B的市场中分得一杯羹[32]
第三:是Tocovid Suprabio的专利申请[49][50][51]。。
Tocovid Suprabio是Hovid研发出来的一种新药,可保护大脑细胞和防止中风风险。
目前正在被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验证。
一旦验证通过,这新药将成为马来西亚第一个被美国承认,并可以在全世界售卖的药剂。
而拥有这项独家专利的Hovid不只可以大幅提高盈利,还可以扬名天下。
不过,验证过程相当谨慎与苛刻,预料也不会这么早知道结果。

接下来就是我个人对Hovid的看法。
从Hovid历年的年报看来,药剂制造这一行业是个极其稳定的营收。
从公司每年提供的药剂研发与实验的数据,公司的研究团队非常强大,
而且它不是孤身一人战斗,而是与马来西亚理大(USM)还有美国Ohio University合作。
每年平均研发大约17种新的仿制药足以弥补因时间而淘汰的旧药剂。
并且现代人对保健的思维开始逐渐看重,高年纪的公众数量也一直增长。
所以料想营业额和盈利每年会按大约10%的百分比增长。
公司也很积极的一直提升股东资金,NTA也每年都有规律地增长。
这期间Hovid也不忘派息回馈股东,虽然DY不高,不过也没办法,毕竟公司的PE蛮高。
公司负债不高,现金流也比净收入还要高,原因是小幅度的机械贬值。
公司一半以上的营业额都是以外币计算,马币贬值对公司有利。
而且公司的生意遍布50多个国家,风险相对的也分散了,不必担心找不到客户。
公司顾客里有个占了16.1%营业额的单一客户,不过还好数目不是很大。
公司之前曾经经历种种事故(Carotech事件),最后还能成功熬过来并解决了。
这说明管理层还是有能力处理事故的。(话说,Carotech也是同个管理层,额…)
公司市价还不是很高,只有大约400M,应该还有上升的空间。
论未来的发展,公司已经积极扩建工厂及仓库,增加营收应该也不成问题。
加上我之前提到的三个利好的局面,我对未来的Hovid还是蛮有信心的。
基于这些种种的理由,我也买入了一些Hovid股份,平均价RM0.468。

当然,还有一些博客也对Hovid做出自己的意见,有兴趣的可以看看一下:

散兵入市馆 KLSE Stock Analysis
投资与心理学 - Trading and Psychology
Bursa Stocks Logic Trading Analysis
HOVID - the sun will STILL shine after the raining days! - YiStock


最后总结:

Hovid是一家营收非常稳定的公司,属于比较稳健派的公司。
虽然目前公司PE介于17之间有点高,不过看在以后成长的可能性,尚可理解。
投资个两三年应该就能取得不错的回报。


参考文献
[1] 何人可涼茶
[2] 何人可
[3] 维基百科(1)
[4] 星洲新闻(1)
[5] 何人可有限公司
[6] Bursa公告(1)
[7] Bursa公告(2)
[8] HwangDBS Research
[9] Bursa公告(3)
[10] Bursa公告(4)
[11] Bursa公告(5)
[12] Bursa公告(6)
[13] Bursa公告(7)
[14] Bursa公告(8)
[15] Bursa公告(9)
[16] Bursa公告(10)
[17] Bursa公告(11)
[18] Bursa公告(12)
[19] Bursa公告(13)
[20] Bursa公告(14)
[21] Bursa公告(15)
[22] Bursa公告(16)
[23] Bursa公告(17)
[24] 南洋新闻(1)
[25] Cimb Research
[26] Bursa公告(18)
[27] 星洲新闻(2)
[28] 光明新闻
[29] Pemandu Annual Report 2014
[30] PEMANDU主页
[31] 南洋新闻(2)
[32] Bursa公告(19)
[33] Bursa公告(20)
[34] RHB Research
[35] 百科百度(1)
[36] 新藥的研發流程概論
[37] Drug Registration Guidance document
[38] 维基百科(2)
[39] 專利法規
[40] 维基百科(3)
[41] Bursa公告(21)
[42] 中国报新闻
[43] 南洋新闻(3)
[44] 南洋新闻(4)
[45] 百科百度(2)
[46] Welcoming Speech by David Ho, the MD of Hovid
[47] 2015年十大專利懸崖
[48] 大藥廠(Pfizer)債信 面臨降級 / 專利懸崖patent 
[49] 光华新闻
[50] The Edge
[51] 南洋新闻(5)

Tuesday, 1 December 2015

AGM游记(2015) —— PWROOT

说到Power Root,各位应该不会对这家公司感到陌生吧。
毕竟公司砸了很大一笔钱,为公司“Ah Huat”品牌做了许多的宣传。
相信“Ah Huat”白咖啡在华人界里应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吧。

“Ah Huat”和OldTown,Maggi,Milo一样,有良好的品牌效应。
公司产品除了主打华人市场的Ah Huat以外,还有主打马来人市场的AliCafe、AliTea,
主打女生市场的Per'l和与Milo对峙的巧克力饮料Oligo等等。
当然,公司还有以自己名字为品牌的,补充精力的饮料Power Root。(类似Red Bull)
公司不少产品里都有加入马来西亚国宝:Tongkat Ali这草药,
也是它与其他产品与众不同的地方,吸引不少本地和海外买家购买。

当Ah Huat这个品牌还未推出之前,PWROOT的股票几乎无人问津,
股价也一直飘泊在RM0.50和RM0.60之间。
自从重金包装了Ah Huat之后,公司盈利突飞猛进,
从一年16M的赚副猛升一倍,到大约35M的赚副,而今年2015年的成绩为46.3M。
在3年的时间内,公司股价也从当年的RM0.50,一路狂升到现在的RM2.80++。
品牌效应的威力,的确不容小视。

除了品牌的原因之外,PWROOT可以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
是因为公司成功将自家产品推销到国外去,目前公司出口海外的国家足足有38家之多。
而38个国家中,主要地区为亚洲中东国。出口营业额占了整个营业额70%的百分比。
(2015-12-2更正:出口营业额只占了整个营业额38%的百分比)
此外,PWROOT每年也不断的创新,一直推出新口味的产品。
近期推出的,就有Per'l Slim Cafe、Per'l Xlim Choco、Alicafe Tongkat Ali Lebih Pekat等。

虽然公司主要行业为F&B,不过去年公司不知怎么的,就涉及了房屋建造的行业。
在柔佛的Pasir Gudang一代发展了一个叫1st Avenue的Project。
这整个Project一共分成两个阶段,总共推出了64间Shop Lot出来销售。
这个Project一共取得了14M的盈利,公司也为此将这盈利当成特别股息派发回给股东。

不仅如此,公司的产品也成功得到MIDA的认可,并得到5年70%免税的优待。
这个优待对公司未来的盈利肯定会得到不少的加成。
由于需求量连年增长,公司也打算在中东建造新的厂房,进一步提高公司营业额和盈利。

回到AGM,PWROOT的AGM一直以来都是在自己的工厂举办。
PWROOT的工厂位于柔佛Plentong一代,在一堆工业区当中。
我由于之前曾经参加过PWROOT的AGM,所以对那里也不怎么陌生。
以下就是AGM的场面。


前来AGM的人数还好,大约就是十多个人。当中还有特地从KL下来的股东。
接下来,直接进入问答环节吧。

问:公司会不会太过专注在出口了?
答:马来西亚才29M人口,外面国家7B的人口,市场肯定比本地大。

问:公司得到的免税福利,从什么时候开始,到什么时候?
答:从2014年7月开始,到2019年7月。去年的已经缴的税务可以claim回来。

问:撇除房屋发展的营业额,公司营业额其实下跌了,为什么?
答:第一到第三季其实营业额是正常的,不过最后一季营业额严重大跌,当时是Pre-GST的缘故。

问:房屋发展的盈利是一次性的吗?
答:目前来说是,暂时我们也没有新的Project。

问:美元增值对公司的影响如何。
答:公司将会得到更多的盈利。

问:公司一直举办“Ah Huat 发财梦”的竞赛,效果如何?
答:公司做出Survey,发现与其做出如此的竞赛,顾客购买效果不如我们其他竞争者推出买一送一来得划算,所以之后,公司可能也要改变一下策略了。

以上就是问答环节的摘要。
在过程当中,公司有提到之前的股息再投资计划(DRP),
这时有一位股东就向管理层提出反馈,
那位股东述说自己年级比较大,不会用电脑及读英文,本身又居住在新加坡,
所以常常不晓得,并错过公司类似附加股、股息再投资的计划。
公司提及之前曾经有过股票再投资计划,那名股东投诉说自己并不知道,
而且他想要的是股票,不要股息,所以想参与股息再投资计划,
希望管理层能为这件事情向Share Registrar反映一下。
管理层也听了也答应他以后有什么类似的事件时会通知他,事情也就暂时告一段落。

之后,管理层也邀请股东们一起用餐,当然准备的食物也是蛮不错的。
我们股东们也趁机和管理层围在一起聊聊天什么的。
会议也在欢乐的情况下结束了。
PWROOT其实有送门礼,不过我忘了拍照。
就是两包不同口味的Ah Huai白咖啡,一包Oligo,和两罐不同口味的Ah Huai白咖啡。


总结:
PWROOT虽然公司不错,毕竟价钱升得有点高了,PE也逼近15-20。
如果下一年公司没了房子发展的营业额,依然能超越今年的话,
那么这家公司就很厉害了。不过我认为以PWROOT管理层的能力是可以做到的。
加上美元一直增值,PWROOT是个长期值得收藏的公司。

Saturday, 28 November 2015

AGM游记(2015) —— DOMINAN

DOMINAN和EVERGRN一样,都是生产木板的公司。
DOMINAN生产的木板有中纤板、压缩面板、和人造“塑料”木板。
一般主要用途是制造一些DIY式的简单家具如书桌、书橱、衣橱等等。
公司在2003年在ACE Market上市,2005年成功转到Main Market。
之后公司开始扩展生意,先是澳洲,然后慢慢打入越南和泰国的市场。
目前公司出口市场有新加坡、澳洲、越南、菲律宾、泰国等等20多个国家。
不过由始至终,出口的营业额占据还是不多,只有不到营业额的20%。
大多数的营业额还是马来西亚占据比较多,交易货币大多数是马币。
所以美元的增值并没有为公司带来很大的外汇收入。

公司在最近几年都有着不少的土地买卖,和新厂建造的企业活动。
2012年,公司在槟城购买了一片土地来建新的工厂,以应付泰国市场。
之后2013年,公司又在加影购买了一片土地用来兴建货仓,
然后将马来西亚所有运单的营运都集中在那里,达到节省成本和增加营运效率。
这些都预计在2016年才能完成,并为公司作出贡献。
去年,公司卖掉了在KL的一片土地,取得4.3M的一次性盈利,
之后又打算在柔佛收购一片土地,目前还在洽谈当中。

其实DOMINAN和柔佛另外一家上市公司GMUTUAL其实是同一帮管理层。
GMUTUAL乃房屋发展商,可能木材的原料就是从DOMINAN那里拿的吧。
而两者都比较像是家族生意(不确定),来AGM的,看来几乎都是亲朋戚友。
和往年一样,DOMINAN的AGM异常多人,整个礼堂就是坐得满满的:




今年的AGM和去年一样,都是在Grand Paragon酒店里举办。
虽然人山人海,不过AGM上的问题却不多,大致上如下:

问:目前公司有多少产品是出口的?
答:大约40%的产品是出口的,其中家具占据比较多。同时间,那些产品也是有供应给本地的承包商。

问:马币的贬值对公司有影响吗?
答:对公司而言,是好事。

问:公司营业额里家具占多少巴仙?
答:家具占营业额45%,

问:公司的客户都是海外的吗?
答:没错,不过遗憾的是,多数(80%)都是以马币来做交易。

问:公司(原料?)是从外国进口的吗?
答:是,公司也打算将成本逐步转嫁给客户。

问:这会影响未来的盈利吗?
答:会影响六月份销售成绩,不过公司会尽量降低对盈利的冲撞。

问答环节就大约如此,之后就是一直举手的会议议程了。
这次AGM也包含红股和免费凭单的议程。
免费的东西有谁不要?当然毫无悬念的一致通过了。
AGM结束后,公司有提供小食招待股东,不过由于人数太多了,食物有点不够。

以公司一连串的企业活动来看,公司的确有成长的趋势。
目前木材和家具股又因为美元的升值而大热,
以往没什么交易量的DOMINAN也跟着涨了起来,
不过明显没有其他家具股涨得那么凌厉。
所以,DOMINAN想来还是有利可图的。


总结:
目前DOMINAN只有不到10的PE,加上拥有RM1.60+的NTA和每季派息的记录,
投资DOMINAN不至于会亏损,并且在木材家具股大热的时期,
拥有成长性的DOMINAN取得大幅度的资本增值还是有可能的。

Tuesday, 24 November 2015

AGM游记(2015) —— SCGM

SCGM是一家专做食品塑料包装的公司,是一个家族生意。
上市前,公司的前身为Lee Soon Seng Plastic Industries (LSSPI)。
LSSPI原本是一家在古来的小小食品包装工厂,由李氏家族打理。
在生意渐渐做大的时候,李氏家族打算将公司上市,
无奈,上市的审查非常严格,为了方便,他们便成立一家新公司,叫SCGM Berhad。
然后再以SCGM Berhad的名义收购LSSPI,让LSSPI成为SCGM的子公司,
从而省却审查历年帐单的麻烦,公司也很快的就成功在Bursa里上市了。

SCGM原本就是一家不怎么起眼的公司,
因为公司生产的产品比较不起眼,都是一些比较便宜并且常见的,如:
三文治、月饼、蛋糕、面包、蔬果等的塑料包装,
生日派对用到的塑料杯,用来装年饼、干果之类的塑料罐子等等。
在别人眼中,这些产品利润肯定不会很高,所以SCGM在早期是一个比较冷门的股票。

我购买SCGM的公司时候,是在2013年的8月,当时股价仅仅是RM0.925(红股前)
第一次去了AGM后,发现公司的产品构思非常不错。
当时AGM是在自家工厂举办,管理层就向股东们展示了他们的新产品,
也就是不会漏水及透气的塑料包装。塑料包装只是仅仅互相扣住,并没有封死,
让而还可以做到不漏风,用来保存食品的话就能达到长久收藏的效果。
公司当时也宣言这项产品是他们刚刚研究出来的成果,一旦推出后,必然大受欢迎。

果然,随后季报显示,公司的盈利开始阔副增长,一些投资机构也开始对公司作出研究,
并纷纷给予目标价。也不懂是什么风吹起来,SCGM渐渐开始被投资者留意到了,
期间更有不少大型投资机构买入公司股份,造成公司股价一路狂涨。
从当时我的购买价RM0.925,一直涨到RM2.00。
之后红股的消息,和公司每个季度都会派息的消息一出来后,股价更是升到RM3.90。
并且红股除权后,股价还升到RM2.90(或红股前的RM4.35),这家公司不容小视。

故事说到这里暂时告一段落,回到主题,也就是2015年的AGM。
2015年的AGM和2014年的AGM一样在古来的Centre Point举办。
去年由于有事情去不了,今年我就不能错过了。以下就是AGM的场景:



即使SCGM将AGM搬到酒店来举办,不过前来的股东依然寥寥无几,不到10人。
其中有一位是在MATRIX股东大会是看到的,听说他持有的票数不是小数目。
废话不多说,直接进入问答环节。

问:公司有多少巴仙是出口的?
答:大约46%的营业额。

问:公司出口的营业额有增长吗?
答:有,并且在2015财政年第一季有较多的增长。

问:公司的塑料杯子,出口的部分占了多少的营业额?
答:大约400K左右吧。

问:对外出口的商品,Profit Margin是不是比较好?
答:未必,这个要看当时的情况。不过以目前的状况来说,由于马币贬值,所以出口的Profit Margin会比平常时候高。

问:相比去年,公司的营业额增长幅度没有盈利增长幅度大,这是什么原因?
答:第一,公司采用自动化机器,运作成本降低了;第二,公司成功将产品推销到更多的国家;第三,塑料的原料价格下跌了,成本也降低了。

问:公司表明有信心在下个财政年提升盈利10%,有什么特殊原因吗?
答:公司在国外找到了4个大客户(澳洲),同时公司也很积极地寻找更多的国外客户,公司有信心国外的客源会陆续有来。

问:请在年报里增添每股盈利,股息,国内和国外占有率等信息。
答:好的,我们会考虑的。

问答环节到此结束。会议结束后,公司邀请股东们享用小食。
当然,这又是和管理层亲交流的时间了。
股东们和管理层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双方一直交流了大约1个小时才离开。
我也毫无意外的吸取了不少新的知识。


总结:
SCGM是个良好的公司,以公司目前的状况来看,提升盈利应该不成问题。
有成长,有股息,绝对是个可以长期投资的 好公司。
目前的股价而言,PE大约13-14,以成长股来说尚可接受。


Saturday, 21 November 2015

AGM游记(2015) —— PANTECH

(前言:内容不多)

PANTECH集团虽然根基在柔佛,不过一直以来的AGM都是在KL举办的。
这次不懂什么原因,PANTECH选择在柔佛新山举办它第9届的AGM。
也因为如此,我也借此买入了100股PANTECH,前去参加它的会议。

AGM的地点是在Permas Jaya的Renaissance Hotel,距离我比较远。
而且早上的时候,碰巧有事情要办,所以耽误了一点时间。
路程上虽然已经拼命加速赶往了,不过依然还是迟到了。
我抵达会场的时候,AGM已经开始了,并且已经结束了问答环节。
所以基本上我可以说是什么也没有听到,只听到最后问答的结尾。
大致上Chairman就是说类似目前大市不是很好,不过请放心,公司还是会持续赚钱的。
接下来就是会议议程了。以下是AGM会场的情况:



很快的,AGM就结束了,我们也被邀请到会议室外面享用小食。
在用食期间,也问了一下其中一个管理层一些小问题,
大致上知道国际油价下跌对公司影响不小,公司也会继续努力奋斗。
公司搬来柔佛开AGM,也是想试试新环境,毕竟自己还是柔佛的公司。

最后,我还是没有多大的收获,唯一的收获就是很久没有收过的门礼。
PANTECH给的门礼是RM30的AEON Voucher,还蛮出乎我的意料的。


最后,对油气公司我也不是非常的了解,
而且PANTECH的年报用词有点深奥,英文不好的我读起来有点困难。
不过在我看起来,表面上看到的,PANTECH应该还算是不错的公司,
只是目前因为国际油价的下跌才导致公司赚副减少。
我对PANTECH这家公司的喜好,是源自于它每个季度都会派息。
之前赚比较多钱的时候,一个季度还有1.2sen的股息。
以当时候的价钱来说,有大约5%的DY,还蛮不错的。
不过随着股息的减少,股价也随之滑落,
目前以大约每季0.5sen的股息计算的话,DY就下降到只有3%多。
所以要投资不是不能,就是要有耐心,等待油价回升。


总结:
经历一场石油风暴,PANTECH依然还有能力保持赚副,
长期投资是可行的,要爆发就不晓得什么时候了,
或许必须要等到油价上涨,或者RAPID计划那里有什么好消息才会爆发吧。

Tuesday, 17 November 2015

AGM游记(2015) —— CRESNDO

CRESNDO和KMLOONG是姐妹公司。
两者共享同一批的管理层,不过两个公司的业务却完全不一样。
KMLOONG属于种植业,而CRESNDO则属于建造业和房地产。

对于CRESNDO,我并没有多大的了解,
只是知道它发展的房子都是在柔佛比较偏远(如Ulu Tiram)的地段。
而且房子的种类也琳琅满目,三层店屋、双层排屋、可负担房屋等都有建造。
它的财务表现平淡无奇,近几年的营业额也没有大幅增长或变化。
只是由于近期房地产表现低迷,之前几个季度的成绩也因此有所下滑。
唯一可取之处,就是这公司的NTA很高,大半都是持有土地所贡献的价值。

CRESNDO的AGM是在KMLOONG之后,同个场所举办的。
我早上就到达酒店了,在KMLOONG的AGM结束之后,
还有蛮长的一段时间才是CRESNDO的AGM,我也无聊到外面溜达一圈才回来。
以下就是AGM的场面:


和KMLOONG一样,CRESNDO的AGM,股东并不多,应该只有10来个人。
话不多说,直接进入问答环节摘要:

问:为什么公司要投资餐馆?(北京楼)
答:这餐馆位于非常好的地段(在学院附近),并且是JB一家出名的连锁餐厅,盈利是可以保证的,更何况我们是以餐馆的发展商以Profit Sharing的方式合作,餐馆营业者也给予我们Profit Gurantee,所以我们认为这是一项很好的投资。

问:据公司所说,那个餐馆的建造费为6.8M,分10年偿还,为何是10年?
答:那是餐馆营业者的要求,不过如果餐厅可以取得很高的现金流的话,会提前还完。在这10年里面,我们还可以分得30%的Profit Sharing。

问:10年会不会太久?
答:时间越长,对我们越是有利。

问:餐厅什么时候建好?什么时候营业?
答:目前正在兴建中,估计明年就可以营业了。

问:公司也有投资在学校(学院?),这有盈利可图吗?
答:这学校(学院?)是以剑桥大学为基本的,估计盈利可以比一般国际学校多1-2%。

问:目前公司发展的产业都是在Johor,其他州属如何呢?
答:公司目前主要在Johor发展,其他州属暂时没有考虑。

问:年报里,Investment Properties增加了139%,请问都是什么?
答:里面有17片土地、137M的??还有??(听不清楚,也忘记了)。公司有自己一套土地评估的Policy,那些长期的就不会重新评估,短期的就会每年评估。

问:公司的Receivable很高,有把握回收吗?
答:这些都是顾客和承包商的,我们会尽能力取回,有必要的话,将会采取法律行动。

问:公司有Dividend Policy吗?
答:目前没有,我们会商讨,有必要的话会执行。

问:公司员工男女不平衡……(MSWG问的)
答:管理层们,不管男女,都是有能力的人才会被选上来。

问:公司请在官方网站上发表会议记录。(也是MSWG的要求)
答:我们选择不公布会议记录。(和KMLOONG一样的理由)

问:公司管理层的Email回复时间太长了。(MSGW责问为何)
答:公司邮箱里每天有太多的信件了,要一一回复需要很长的时间。
(MSGW似乎不接受这个答案,双方僵持了一会儿)


最后,问答环节就在有点尴尬的情况下结束了。
略过其他无聊的议程后,整个AGM也就圆满结束了。
结束后,公司还有一个小茶点招待。我也稍微吃了一点就离开了。(待太久了)


总结:
CRESNDO公司不能说不好,也不能说很好。
可能是我对它的了解还不够深入,不懂公司以后的发展会是如何。
公司有派发股息,是我觉得不错的一点,其他的,没有意见。

Saturday, 14 November 2015

AGM游记(2015) —— KMLOONG

KMLOONG和HARNLEN一样,都是以种植为核心业务的公司,
不同于HARNLEN,KMLOONG不止单一种植油棕,它还种植了其它产品比如可可。
除此之外,KMLOONG还有三家属于自己的油棕提炼厂,
KMLOONG所生产的油棕鲜果可以直接卖到自己专门的提炼厂,省去中介的费用。
自家的提炼厂还有自己一帮研究专队,研究如何用最低的成本,提炼最多的油出来。
根据年报显示,公司的提炼厂的提炼成本为RM1,200/MT。
相比目前国际棕油的价钱:大约USD480.00,或大约RM2,000.00,赚副还是可观的。
所以,提炼厂加上多元化的种植,令公司即使在油棕价钱低迷的时刻,依然保持着赚副。

KMLOONG去年还研究出如何从中油棕空果串中抽取细长的干纤维。(类似HHGROUP)
不过目前依然还在整合当中,相信明年(2016财政年)将能开始贡献盈利。
公司也成功研发及建造沼气发电厂(Biogas Power Plant),目前正在向政府申请准证。
一切顺利的话,沼气发电厂将会商业化,为附近的居民供电,并获取盈利。

公司的油棕生产效率也是很高,平均每公顷成熟油棕的土地能生产22.49MT的鲜果串。
不过公司目前土地有点缺乏,已经有93%的土地被种植了。
所以,公司也表明正在物色适合的土地,来扩大种植范围。

KMLOONG的AGM这次我也是第一次前往。
他的AGM是在Double Tree Hotel,早上的时段。(下午有姐妹公司CRESNDO的AGM)
我也和一般的AGM一样,大约找了15分钟到达。
KMLOONG的AGM人数不多,股东就大约10多位,还见到了两位熟悉的MSGW成员。
稍微打个招呼之后,就上前注册,进去会场里面了。这是AGM的会场:


一般有MSWG的场面,问题肯定就少不了了。
以下就是我总结的问答环节摘要:

问:公司有多少油棕树龄超过20年?
答:大约70%

问:公司年报提到的Joint Venture是怎么一回事?
答:公司和Pelita Holding合作,一起购买与开发沙捞越一片373公顷的土地。

问:公司有何翻种计划?
答:那些树龄超过20年的老树,公司打算把它们都翻种,即将耗时2-3年,和耗金钱10-12M。

问:为什么细长干纤维要在2016年才能赚钱呢?
答:目前产量还没完有到达最佳的状况,不过公司非常有信心这项投资可以带来盈利。

问:这个细长干纤维估计会为公司带来多少盈利呢?
答:估计大约每年1-2M。

问:公司的试跑的“Trokstrino Project”(不清楚对错)目前怎样了?
答:目前公司的研究专队还在实行中,短期之内应该还不会有结果。

问:公司的官司状况怎样?
答:目前正在等着上庭的时间。

问:(MSWG)希望公司可以将会议记录发表在公司网站上。
答:公司并没有这个打算。
问:为什么?这是一个一般公司常例……(后面忽略,有点责怪的意味)
答:马来西亚大多的上市公司并没有这么做,如果MSWG可以说服其他公司都服从的话,公司自然会追随大队。对此,公司也将对市场作出调查,看看市场是否想要公司在网站上发表会议记录,再做决定。

问:公司买地,会以什么来做决定呢?
答:只要是好的地就可以了,基本会看的是沙土的质量,和附近的环境。

问:公司Share Buy Back是以什么根据来Buy Back呢?
答:公司觉得低,就会买;觉得高,就会卖。


问题也大约问到这里了,后面的议程就没有什么好谈的,
虽然中间管理层和MSWG因为会议记录的问题稍微吵了一下,不过最后还是安然结束。
之后,公司有为股东们准备茶点,我们也稍微吃了一下。
由于等下下午在同样地点还有一场AGM,所以我也不走了。
就在附近走走,直到下个AGM开场为止。


最后总结:
KMLOONG在生意管理上其实还蛮不错,懂得用许多手段为股东赚钱。
管理层给我的印象除了和MSWG小吵的一幕之外,也算是还好。
以KMLOONG目前大约有5%的DY,和连年增长的盈利,相信是个可以收藏的公司。
KMLOONG并不是能瞬间爆发的公司,只能长期收藏,等待增值。

Tuesday, 10 November 2015

AGM游记(2015) —— YINSON

YINSON是一家成功转型的公司。
从当初上市,公司主要业务为物流(Logistic)。
不过在2011年的某一天,也不知什么事情,公司突然宣布要和越南公司合作,
要一起搞一个叫FSO (Floating Storage and Offloading)的咚咚。
FSO就是一艘很大很大的船,用于海上石油开采和运送。
当时YINSON和该越南公司得到Bien Dong石油公司长达20年,价值1B的合约。
两人就合作,将空船出租给Bien Dong石油公司。
不过空船的投入成本非常高,YINSON必需私下配股和实行附加股来筹钱。
当时石油价格很高,石油和天然气行业一直被人们看好。
所以YINSON这项附加股计划也是如此。

做了一年,YINSON觉得这个行业混得还真不错,决定又和另一家公司Joint Venture,
拿到了一个更大,价值USD700M(当时2B多马币)的合约。
做着做着就上瘾了,随后陆陆续续又买进卖出FPSO,
现在公司拥有4艘的FPSO,和1艘的FSO(FSO是比较小的FPSO)
其中有2艘是和别人Joint Venture的,别人占51%,而YINSON自己占49%。
在2015年,为了完全转型,YINSON将自己传统的核心业务(物流业)私有化。
私有化之后,YINSON就完完全全成为纯正的浮式储油卸油船(FPSO)包租公。
其商业模式,就是买FPSO,然后出租给其它石油开发公司,有点像REIT的感觉。

YINSON的AGM是在Berjaya Waterfront Hotel,结束后还有EGM跟上。
这次的EGM也只是商讨ESOS的时间,并没有什么特别。
以下就是会议的会场实况:



YINSON的AGM里,前来的股东也和往年一样,人数并不多。
之前的情况是没有人发问问题,今年还不错,有几位股东纷纷向管理层做出提问。
问题大致上如下:

问:在Chairman Statement这一环节指出,即使如今油气业前景充满挑战,YINSON还是可以保证有USD 5.88B的营业额。这个营业额会持续多久呢?
答:这个营业额的保证是根据合约的期限决定的,不过在7年之内都不会减少。最长的合约可以去到20年之后。

问:这些合约有多少是对公司营业额有贡献的呢?
答:全部都有贡献。

问:在年报57页里的Other Income,占据了几乎所有盈利的一半,这是什么Income?
答:这个Other Income包含外汇转换时额外赚取的钱,还有去年卖掉FPSO时的一次性盈利。

问:在之前季报呈现的时候,美元兑换率在3.5和3.6之间,如今兑换率已经是3.8了(AGM的时候),往后的业绩会不会因为高兑换率而有所提升?
答:美元走高预测对公司的盈利会有所提升。

问:公司有没有对外汇做出对冲?
答:没有。

问:为什么公司不利用对冲来赚钱?
答:对冲的作用是降低风险,不是用来赚钱。

问:在年报59页里,公司有29M的Investment Properties,请问这些是什么?
答:这是公司的物流资产,由于没有完全运行,所以把它归纳为Investment Properties了。

问:公司卖出物流产业之后,如何运用得到的现金?
答:暂时没有明确的方案,不过一部分将会用来降低公司10%到20%的债务。

问:既然公司营业额等都是以美元计算,为何不干脆将年报换成美元?
答:我们会考虑。

问答环节结束之后,回到往常的议程和投票环节。
毫无悬念,也毫无特别事件,AGM和EGM所有议程都一致通过了。
之后,又是茶点和与管理层们交流的时刻了。

当中得到的讯息也不多,大致上就是FPSO是包赚的行业,
因为要找到长期的租客基本上是十分容易。既然如此,为什么没有其它竞争者呢?
原来FPSO成本非常巨大,单单一艘船的造价就是USD 1B。
不是多少公司能够支付得起这个庞大的金额来买。
YINSON买了FPSO后,租借给石油公司,之后的一切维修等都为石油公司承担。
之后,YINSON只需要乖乖等租金入账就好了。
一艘船的回本速度大约在6-7年不等,是个非常好的投资。
不过YINSON由于大量举债和私下配股来买这些FPSO,
所以目前YINSON的债务状况还是要盯紧一点,避免出现还不起利息的情况。


总结:
如今的YINSON可以被当作是一个REIT来投资。
这个REIT是没有像一般REIT这么高的股息,不过成长性却比一般的REIT要好。
YINSON的营业额被合约约束,不会被国际油价和美元的波动影响。
喜欢YINSON的朋友可以尝试研究一下这个似REIT非REIT的公司。

Saturday, 7 November 2015

AGM游记(2015) —— JOHOTIN

JOHOTIN的AGM是在6月29号,同一天还有HBGLOB的AGM,两者时间非常靠近。
当时我还犹豫要选择去哪一家的AGM。不过,最后我还是选择了JOHOTIN这家公司。
主要原因是,HBGLOB再怎么说也是家中国公司,
我对它的业务并没有多大的兴趣,而且HBGLOB还连年亏损,
去了解有赚钱的JOHOTIN怎样都好过去了解亏钱的HBGLOB吧。
当然,最后我的选择是没有错的,
JOHOTIN这一趟AGM之旅,让我得到了不少宝贵的信息。

让我们回忆起近一年以来JOHOTIN的一些发生的事故。
首先在2014财政年的第二季,JOHOTIN毫无预兆的发布了一份亏损的成绩单。
在季报里提出,亏损的主要是因为一些产品品质上的问题需要赔偿客户大约8.3M的金额。
作为一个饮食业,产品质量必须是首位优先的,出现质量问题,必然会影响公司声誉。
这件大事令投资者对公司诚信产生动摇,股价也迅速插水,
从当时RM1.71的价钱第二天直接暴跌至RM1.60,而且之后还一度跌至RM1.30的价位。
当然,最后业务也迅速复苏,在短短半年之内恢复原状,更在另一个半年突破营业额。
如今(11月),JOHOTIN的价钱已经是RM2.50++的价钱了。(听说还中了UMA)
有勇气在盈利不好时捞底的人应该已经笑得见牙不见眼了吧。


回到AGM,这次的AGM一样是在Senai的Palm Resort举办。
前来AGM的股东比往年多了几个人,不过总数还是区区十几人而已。
以下就是AGM时候的场景。


这次AGM的问题比较多,几乎都是环绕在之前公司因品质不好而赔偿顾客的问题。
以下就是问答的摘要。

问:可以仔细讲解一下,之前所谓品质问题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吗?
答:这8.3M赔偿是赔偿给几个顾客的,多数为菲律宾的顾客。首先在生产线上出现了少许问题,当时我们是不知道的。后来顾客投诉我们的产品有细菌滋长,我们才开始展开调查,花了将近3到4星期才查出原因。顾客也不是第一时间发觉,而是将近一个月后才发现这个问题,之后才向我们回馈。我们一接到通知,立刻停止所有相关生产线,然后逐一调查原因。后来发现这并不是机器上面的问题,而是加工线上污染的问题。所以,为了确保之后安全,公司将所有该生产线的产品一律毁灭了(不想浪费金钱和力气一个个检查)。这个毁灭的手段,也是造成该季亏损最大的原因。之后,公司已经对这条生产线进行改良和修复,并严格监督确保类似的事情不再发生。公司也在此担保同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第二遍(严肃)!

问:在年报68页里,Good and Transit代表的是什么?为何数额这么大?
答:这是公司买入,并且还没有到达货仓的原料。这里面有90%是从纽西兰运送过来的Milk Powder。以公司每季58M-60M的营业额,是必须要这么多的原料来过渡。自2014年第二季开始,公司就有组织一个专门的队伍来进行Milk Powder的交易。

问:专门队伍有类似的经验吗?这数额会不会太大了?
答:公司是采用Back-to-back PO的,并且团队了都是在饮食业服务至少10年以上的专业人士,所以不必那么担心。而且在上一季(2015年第一季),公司交易过来的Milk Powder都已经变成成品完全销售出去了。

问:关于公司的产能使用率,和未来的扩充是如何呢?
答:公司的Tin Can生产线是可以24小时制的。使用率随着季节而不同,介于40%-90%之间。如果需求少,公司就实行8小时制;如果需求多,公司则采用24小时制。一般需求会随着油棕的价钱而变化,油棕的价钱得提升会导致Tin Can的需求也增加(不晓得什么原因)。不过目前较多的需求是在饮食业(F&B)上面了。公司打算花50M来买新的包装机器,打入包装的行业。

之后有股东建议公司应该以一些自己公司产品作为门礼来派发,
因为这样的话,股东就会比较清楚公司的业务和产品到底是什么。
管理层们听到这项建议也纷纷觉得不错,并说会将之纳入考量。
之后枯燥的投票议程就不谈了,但全部议程都通过后,会议也就结束了。
和往常一样,会议结合后,还有一个小茶点招待。
在用享用茶点的同时,股东们当然也不忘了和管理层聊聊天。
我当然也顺其自然的混进去听了几下。事隔已久,我也不太记得内容是什么了。
反正就是公司目前的状况不错。
比较有印象的就是问及美元上涨的问题是否会影响公司盈利,
管理层说,原料是以美元购入,产品是以美元售出,基本没有多大的影响。
还有就是JOHOTIN原本就只是负责生产Tin Can,无奈Tin Can乃夕阳业务,
当时,JOHOTIN有个最大客户,就是做炼奶的。
管理层看中炼奶的行业不错,便干脆将整个客户的公司收购了下来,发展炼奶行业。
该炼奶公司(不记得叫什么名字了)也给了JOHOTIN不懂多少M的Corporate Guarantee。
这时,我才明白,原来每次在Bursa文告中看到该公司的Corporate Guarantee,
并不是该公司给股东的Guarantee(保证),而是其它公司给该公司的Guarantee。
又学到一个新的词汇了,不过貌似没有什么用。
最后,整个AGM也在欢乐之下散会了。


总结:
JOHOTIN的管理层在我的印象看来,还算是不错。
行业也有慢慢扩展的迹象。不过我对饮食业不是很熟悉,未来的变化我并不是很晓得。
以基本面来看的话,长期握票应该不成问题。
不过如今股价可能有“稍微”的那么一点高,短期的话,就要看接下来业绩表现如何吧。

Tuesday, 3 November 2015

AGM游记(2015) —— HARNLEN

在正篇开始之前,我要向汉联机构的前主席,丹斯里拿督刘南辉致敬。
丹斯里刘南辉于2015年2月10日与世长辞。
在这之前,丹斯里刘南辉是汉联机构的主席,也是机构里最大的贡献者。
丹斯里对汉联机构的种种贡献和付出是大家公认和有目共睹的。
虽然我并不是非常了解丹斯里,不过还是读了一些有关丹斯里的文章,如下:

丹斯里拿督刘南辉?他是谁?
新山华社敬重的元老——丹斯里拿督刘南辉病逝
刘南辉令世人敬仰

丹斯里过世后,就由丹斯里夫人代替汉联机构主席的位置。

汉联机构,HARNLEN,是一家种植股,专注在种植油棕和提炼棕油。
除此之外,公司还有一个小小的业务,就是酒店服务,只涉及营业额的3%。
HARNLEN主要的油棕园分布在彭亨还有沙捞越两个地区。


HARNLEN自2012年以来,由于国际油棕价格走跌,一直惨遭亏损。
除了2014年卖地取得一次性盈利之外,几乎每季都是亏损状态。
话虽如此,HARNLEN本身依然有雄厚的土地资产,
而且虽然公司看似严重亏损,其实大部分乃机器贬值,实际现金流还是可以接受的。
当然,和其他大型的种植股如BKAWAN和KLK相比,HARNLEN的确不是最好的。
唯一好处就是,HARNLEN拥有比自己股价高一倍的NTA,
至于这个是否是公司的皇牌呢,就要看管理层接下来的努力了。

HARNLEN的AGM和平常一样都是在自家的酒店Johor Tower (Tropical Inn)举行。
和往常一样,AGM来的股东并不多,自家的员工倒是一大群。
由于股东不多,问题自然也不多。只有一位股东针对之前卖地取得的一次性盈利发问。
公司卖地后得到的钱,一部分派回给股东,一部分偿还贷款,
最后一部分则用来用在未来公司的运作,尤其是在沙捞越的扩充。

AGM议程也没什么特别,只是有一个(还是几个?)议程是采用纸笔投票方式,
所以结果必须要等候。在等候过程中,股东们也趁机和管理层聊了一会儿天。
公司的管理层也向我们大吐苦水,以目前的油棕价格,要取得赚副确实有点困难。
由于油棕价格无法控制,唯一能控制的,只有成本和开销了。
所以目前公司的情况属于比较艰难的时期,
公司也表明暂时也是没有很好的计划,只能见机行事。
当然,我们和管理层还聊了其他东西,不过和这AGM没有什么联系,就省略了。
之后就是听候投票的结果了。
结果当然还是一样,毫无悬念,全数通过。

之后,公司也安排一顿丰富的自由餐给股东进食。
这个午餐也是一顿很好吃的午餐,符合一般酒店的水准,而且多了华人的元素。
当然,我们股东们自己坐了一座,而其他管理层和员工们就坐了剩下的座位。
吃喝之间,股东们毕竟也是志同道合的一帮朋友,都聊得非常开心。


后记:
HARNLEN股价处于偏底峰时期。
没有赚副的公司买起来有少许的风险,
不管好在HARNLEN有大量有价值的土地资产支撑。
所以长期来说的话,油棕价还是迟早会上涨的,
油棕价上涨自然就会带动公司盈利和股价,是看你能不能等到那个时候罢了。

Sunday, 1 November 2015

2015年9月10月投资小结

不知不觉已经来到11月了。
乍看之下,原来我已经偷懒了两个月,没有更新部落了。
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课业上的繁忙,抽不出时间来编写,编写文章对我来说太费力了。
不管怎样,写投资小结还是相对比较轻松的,
就来看看9月和10月之间发生的事情吧。

回顾起来,9月份似乎是比较惨淡的一个月,
那时候美国升息的问题飘浮不定,马币又跌跌不休,导致外资撤离,整个市场红透透。
10月的时候,似乎来个转机,不懂是不是ValueCap,还是国际油价的因素,
股市开始回稳,直到10月尾才有少许的调整。
不过我的组合似乎没有受到大市的影响,9月10月都纷纷上涨。

在盈利增值方面
9月虽然升升跌跌,不过还是取得了13.50%的盈利增值,完胜KLCI的0.51%。
10月霸气十足,组合竟然来个14天连续上涨,一股作气突破今年和历史新高,
无奈月尾来个小转折,最后以12.69%的盈利增值收场,还是完胜KLCI的2.76%。
这些盈利增值的贡献都是源于我的主力HAPSENG、HHGROUP、INARI和LCTH。
除了MATRIX和MATRIX-WA之外,我所有主力都突破了新高。
期待11月里,所有主力能给我带来好业绩的消息吧。

股息方面
股息方面也不比盈利增值逊色,首先在9月里就有8家公司派股息,分别是:

MAHSING RM19.50
LCTH RM25.50
PANTECH RM0.50
SCGM RM4.00
DOMINAN RM2.00
TOMYPAK RM2.50
CENBOND RM23.00
HAPSENG RM300.00

总共得到RM377.00的股息。
反观10月份有12家公司派息,分别为:

PWROOT RM3.00
INARI RM140.30
MATRIX RM70.00
JCY RM1.25
ALAQAR RM5.02
L&G RM2.00
KPJ RM3.50
OPENSYS RM0.50
PANTECH RM0.51
SKPRES RM1.96
TNLOGIS RM20.00
VS RM6.00

总共得到RM254.30的股息。
当中,PANTECH的股息为每股RM0.005,而我有101股(经历100股送1股的红股)。
按理说应该得到RM0.505的股息,不过基于马币最小价值为1sen,没有0.5sen,
我还挺好奇到时候得到的会是什么数目,最终答案为RM0.51,赚了RM0.005。

交易方面
9月份忙都忙不过来了,所以一个交易也没有。
10月份也是如此,只是仅仅买入了新的柔佛(新山)公司:KNUSFOR。
虽然暂时不确定它是否成了柔佛公司,不过还是先买再打算。
随后也成功转换了两次INARI的凭单和一次的HAPSENG凭单。
之后,就没有任何交易了,以不变应万变。


最后总结:
也没什么特别好留意的,目前该买的都买了;该卖的都卖了。
如果没有任何事件,看来11月和12月份应该也没有什么交易了。
目前短期趋势也有点看不懂,买点稳定的股收着等待也是不错的选择。

Friday, 4 September 2015

2015年7月8月投资小结

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更新部落了,好像荒废了不少。
最近的确的比较忙,赶着自己的学业论文,忙得连大市崩溃了也没有时间去看了。
不过话说回来,5穷6绝7翻身还真是验灵在我身上了,
只不过8月又再翻一次身,跌倒谷底里去了。

在盈利增值方面
7月翻身了,取得不错的9.14%盈利增值。
这么高的增值全数归功于MATRIX的红股和凭单。
这个月也创下了全年盈利增值的最高点,可惜的是毕竟只是纸上盈利,无法持久。
随着马币贬值,国际油价下跌,整个组合价值也开始下挫了。
8月下挫的程度,就和去年年尾国际油价暴跌时的情况旗鼓相当,
整个8月就是跌跌跌,直到月尾才稍微有一点点起色。
整个8月盈利增值下挫了19.96%!

股息方面
股息至少属于比较稳定的回酬,不过股价如何下跌,股息还是源源不绝。

7月份拿到12家公司的股息,分别是:
KARYON RM0.50
INARI RM128.10
JCY RM1.25
GMUTUAL RM1.00
MATRIX RM255.00
TOMYPAK RM1.50
WTHORSE RM5.00
KPJ RM3.50
SCGM RM5.00
KSENG RM6.00
JOHOTIN RM3.50
VS RM6.00
总共为:RM416.35

8月份就比较少,只有4家公司,分别是:
KSL RM10.00
KMLOONG RM6.00
KMLOONG RM10.00
CRESNDO RM5.00
总共为:RM31.00

交易方面
7月有比较多的交易,首先把投机的股统统卖完了。
然后买入了做了功课的HHGROUP。
虽然目前还是亏损,不过一有机会我还是会加码。
随后,把投机v2里面的Sunsuria还有Sunsuria的凭单都卖了,
提前完结投机v2的试验,并且也宣告方法失败。
接着,在MATRIX-WA上市的第一天也高价卖了出去。
不过后来弄了一些的计算,打算把资金全数赌在MATRIX五年后的未来,
舍弃高股息的妈妈,把大部分的MATRIX转换成MATRIX-WA。
希望这个4.5倍的杠杆可以让我在5年后得到更好的回酬。
在8月的过渡期中,我还小小投机了一下(还说从此不投机的?)
排了队买OSK-WC,RM0.305,还真的给我买到,
隔天二话不说,开市立马卖掉!小赚一笔。


最后小总结:
现在股市看起来有点漂浮不定,
政治因素问题打击外资的信心,
所以目前投资必须谨慎。或许政治因素可能会拖延一段时期,
所以很大的可能股市也会有一段很长的时间维持在目前这个不上不下的阶段。
我认为,目前最适合的举动,就是找寻高股息的公司,然后慢慢累计它。

Friday, 7 August 2015

AGM游记(2015) —— KSL

KSL是一家从事房屋发展行业的公司,
不过在新山一带,KSL是比较耳熟能详的一间超级市场的名字 —— KSL Mall。
当然,这家超级市场也是直属KSL的,而且还贡献了不少的营业额。
KSL曾经是我的主力之一,无奈前年公司发出亏钱的业绩,在惊慌之下,也卖出去了。
不过还好,最后又遗留下了100股作为纪念。
这100股千万不要小看它,当年我一买一卖,亏了两百多块钱。
后来由于红股的原因,股价开始飙升,价钱曾经飙到最高的RM4.97!
单单这100股的赚副也能弥补回我之前所亏损的一切了。(如果卖掉的话)
当然,最后我还是没有选择卖掉,还是将它留在身边,看看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KSL的AGM,当然是在自己的KSL Mall里面举办啦。
KSL Mall不止是一间超级市场,还是商业酒店、水上乐园等设施结合的大楼。
我将车子泊在KSL Mall的停车场内,然后就前往会议会场。
KSL的AGM股东来得比较多,大约20人左右吧,
几乎我在其他AGM认识的股友都来到了,显然KSL还是很吸引人的呀!
(其实真正原因是为了AGM后的一餐非常豪华的Buffet Lunch)

会议在11点准时开始,管理层清一色都是男性,感觉有点不均匀。
这个就是会议开始前的场面。


直接跳过无聊的介绍,进入问答环节吧。
在这个AGM里面有一帮从KL下来的年轻人特地前来了解公司。
当然,他们也有提问不少问题,我就把所有的问题都大略地总结起来吧。

问:在公司现金流里边,Inventory减少了很多,为什么?
答:公司在建造房屋的时候,是分成几个阶段(Phases)的,在建着的时候,就属于Inventory,建好之后就不算是Inventory了。公司在去年完成了不少Project,所以Inventory就会减少了。

问:公司在去年有一次性盈利吧?真正的盈利是多少呢?
答:没错,将去年的盈利,扣除一次性盈利,就是公司真正的盈利。

问:公司打算在Klang建造新的Klang Mall,这会影响派息政策吗?因为之前建造KSL Mall的时候,公司停止派息了很长一段时间。
答:不会,公司依然会依照40%派息政策,派发股息。

问:对于这个Klang Mall,公司的Budget是多少?
答:这个计划分成两个阶段,分别是1.xM sf和2.2M sf。目前第一阶段的Budget大约是500-600M。

问:这个Klang Mall如何与其他的Mall竞争?
答:KSL Mall在新山的形式非常成功,公司打算将同样的形式复制到Klang Mall那里。

问:公司有打算将KSL Mall等资产分拆成REIT上市吗?
答:有这个想法,不过目前还不会实行。

问:公司有127M的Current Other Asset,这是什么?
答:目前回答不了,有兴趣的可以私底下讨论。

问:目前房地产开始放缓,公司将如何面对?
答:房地产的确开始放缓,不过公司接下来将会售卖可负担房屋,卖出去应该不成问题。可负担房屋,也是目前唯一公众可以用比较低的价钱可以买到的房子。

问:公司的展望的GDV是多少?
答:目前没有这个纪录。

问:公司在官网里显示有很多的土地,不过在年报里没有写出来,请问哪里可以得到完整的名单?
答:公司有很多小Project,在Segamat、Kluang、Batu Pahat、Mershing等等地区都有土地,不过公司没有将这些显示在年报里面,因为面积和价值都比较小的缘故。想要详细的名单的话,可以找公司的CFO商量。

问:公司有个130M的Recuring Income,请问是哪里来的?
答:是公司Investment Property那里来的。

问:今年的股息会多过10sen吗?
答:我们会坚持40%派息政策。

问:公司一般上,多久会更新一次KSL Mall的租金?
答:一般上是一到两年就会分批更新,不过几乎每个月都有新的租客进出。

问:目前公司股价有点低,公司有打算Share Buy Back吗?
答:看情况吧,目前市场比较不好,可能会迟点才Share Buy Back。

问:公司Share Buy Back对股东有什么好处?
答:公司Share Buy Back可以增添公众的信心,也可以稳定市场的情绪。

问:(提议)与其用这笔钱来Share Buy Back,不如将这笔钱当成股息派发出去,效率肯定会更高。而且这样做也同样会刺激公司的股价。
答:我们会考虑的。


这一连串的问答环节其实还是挺长时间的,而且还在不同的议程穿插。
有些是在第一个议程发问的,有些在第六个,有些则是会议结束后才发问的。
反正中间的议程没什么特别,就是一致通过,所以为了方便,我就结合在了一起。

会议结束后,那群年轻人还和管理层们讨论了一会儿,内容是什么我就不晓得了。
不过在网上看到了他们的发表,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他们的部落格
之后,公司也邀请股东们一起到酒店餐馆用餐,都是自助的,食物还是相当高级的。


由于Parking公司已经帮忙支付了,我们也就慢慢来,一边聊天,一边享受五星级美食。
这一餐Lunch Buffet,如果正常过来吃的话,还是要价RM58.00++。
这次我们就吃个过瘾,一直吃到Buffet的时间结束为止。

在吃饱之后,我还到了KSL Mall里面走走一下,看到了KSL卖得公寓,
好奇之下,过去问了问价钱,一间1042sf 的三房公寓竟然卖到RM 814,500!
虽然有20%折扣,不过依然还是RM651,600的价钱,对我来说非常昂贵。
不过看在那个Agent非常勤奋的说服我买下,心中也少许开心一下。
毕竟如果有人买了,就代表KSL赚钱了;KSL赚钱,也就是我赚钱了。

当然在最后,我也随便编制一个理由甩开了那个Agent。(还真难缠,话真多)
这么贵,现在的我不可能买得起。
KSL Mall也没有怎么好走(我本身就不是很喜欢自己逛街),
走了一下子,也觉得很无聊,便回去了。

哦,忘了说,KSL的股东,在收到年报的时候,会得到一张Buffet Lunch的Voucher。
也就是我刚刚吃的那一餐。可以在一年内任何时间过去吃。
这个,也可以算是KSL对股东们的一个小小心意吧。


总结:
KSL基本面虽然不错,不过房地产放缓的确影响到KSL的股价。
不过KSL并非完全依靠发展房屋,它还有KSL Mall这个比较稳定的后盾。
所以在我心中,KSL还是属于不错的公司。
能否持续成长,就要看看未来怎样了。



Saturday, 1 August 2015

AGM游记(2015) —— GESHEN

GESHEN是一个一直以来默默无闻的公司。
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抱着去看看的心态过去GESHEN的AGM。
去年去了一次,感觉公司好像有不错的前景,可是哪里不错呢,却又说不上来。
今年的AGM,我在去之前,稍微温习了一下功课,知道公司的运作之后,才过去。
这个的AGM可是获益良多的一次AGM啊!


GESHEN是一家市值非常小的公司,(我近来比较注重市值)
就算现在接近RM1.00的价钱,市值也才仅仅的80M。
以去年2014财政年的成绩来看,赚的钱有2.5M,换成PE就是32。
32的PE看起来是很高,不过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因为年报里其实还内有乾坤,不仔细了解的话,还真的不晓得GESHEN的真正价值。

这个放在后面说,先说说今年的AGM。
去年我也曾经去过一次GESHEN的AGM,当时就我一个股东,
管理层们对我这个“特殊”的来客非常感兴趣,当然也透露了不少内幕。
我当时对公司生意和大局观并不是很了解,所以错过了不少机会。
GESHEN的CFO还笑呵呵的一直叫我买多一点。
当时我的买价仅仅是RM0.51,如果真的买多一点的话,现在应该差不多开番了!
今年的AGM也不例外,还是那群亲切的管理层,同样还是那句话:“怎么不买多一点?”
当时的股价也是大约RM0.80,买多的话,又赚了25%。
CEO和CFO一直叫我们买进,是有充足的理由的,
毕竟他们是公司经营者,公司发生什么事情,他们肯定是懂得一清二楚。

AGM也没有什么特别,就是很正常的讨论议程而已。
由于没有什么股东,我也不在会议里发问了,会议自然的很快就结束了。
在会议上发问其实还有点不自在的,毕竟会被记录下来,
所以我把所有我想知道的事情,都在会议结束后,私底下问了管理层。

公司的CEO,也就是Mr Wong,以往一直是以保守的形式做生意。
而且之前公司内部也发生了一些争权斗益的事件,
弄得Mr Wong不得不将心思先放在整顿自己公司的内部,铲除掉了“奸细”之后,
公司管理也立刻恢复正常,开始构思扩展生意了。
与Mr Wong的一席话里面,Mr Wong提到说内部管理是公司最重要的一个点,
一旦公司出现内部纷争,不管那个公司如何的赚钱,最好就放弃投资。
所以,GESHEN内部问题解决后,接下来就是逐渐的发展了。
Mr Wong也提到,他如今年级有点大了,想要干些大事,将公司搞大。
话虽如此,不过Mr Wong还是说发展是一步一步来的,欲速则不达。
所以即使公司有成长,盈利也是逐渐逐渐的增加,不是大幅增长。

GESHEN主要业务,使塑料模型(Plastic Molding),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业务,比如化妆品,与油棕纤维产品。
不过这两个业务目前处于亏损状况,所以公司打算将这两个业务卖掉,专注于塑料。
塑料的原料为石油,目前国际油价下跌,塑料成本也会跟着下跌。
不过基于塑料是石油的附加品,所以下跌的变化并不大。
公司目前的顾客都是出口的,比如出口到日本和韩国。
马币贬值和美元升值都会提高公司的盈利。
由于公司只专注在电器塑料模型方面,而且顾客也多数在亚洲地区,
为了巩固公司在营业,GESHEN购买了槟城的一间工厂。
槟城的工厂所生产的塑料模型比较多元化,并不局限在电器而已。
而且公司还能借此得到新的订单,将营业扩展到欧洲和美国。

据Mr Wong所说,塑料行业竞争其实相当激烈。
公司在和别人竞争方面必须好好计划,目前公司以客户服务为卖点来与他人竞争。
在员工方面,Mr Wong坦言在柔佛员工的薪金非常昂贵(靠近新加坡的原因),
所以在槟城购买工厂也是这个原因,槟城的员工薪金比较便宜。
所以,在柔佛的工厂里边,有70%的员工都是外劳。
公司也向外劳们提出奖励的系统,以避免出现像JCY一样外劳抗议事件。

目前公司并不打算派息,原因是与其派息,不如将那笔钱在投入运作,赚取更多的钱。
而公司主要的目标,就是提高股东资金(Shareholder Equity)。
公司的业务是周期性的,就是在第一和第四季的业绩会比较差。
不过,在2014年最后一个季度,与2015年第一个季度,公司业绩看起来非常标青。
那么这样算起来,接下来的第二季度还有第三季度的业绩必定会比第一季度还要高。
公司也对自己接下来的业绩保持乐观的态度,并且展望塑料行业会越来越好。

取自(http://www.malaysiastock.biz/Corporate-Infomation.aspx?type=A&value=G&securityCode=7197

公司在年报中第41页,2014年的PTA为2.5M。
公司盈利会如此少的原因,是因为纳入了两个亏钱的子公司。
如果撇除两个子公司的话,PTA可是有6.5M,足足是现在盈利的2.6倍!
由于GESHEN已经卖掉了这两个子公司,今年就算公司盈利没有增加,
盈利也会从3.32sen(2.5M),一口气增长为8.632sen(6.5M)。
PE也从原本计算的32,一口气降低到只有12.3。这个还是盈利没有提升的前提哦。

取自GESHEN 2014年年报第41页

槟城的新厂是一个运行中的工厂,收购完毕后立刻将会贡献盈利。
据管理层所说,盈利的贡献将会在下一个季度,也就是2015年第二季体现出来。
种种的因素综合起来,看起来GESHEN的股价似乎被低估了啊!

当然,我和Mr Wong在会议后促膝长谈,印象里应该聊了3个多小时吧。
当中不仅仅更为深入了解GESHEN这家公司,还从中得到了不少额外的知识与经验。
当中,HHGROUP这家公司,就是Mr Wong向我们推荐的。
还有一些额外的话题比如国内外的政治、做生意的手法、待人处事的道理等等,
由于和这篇游记没有什么关系,我也不写出来了。


最后总结:
GESHEN是一家被低估的公司,
公司是否能有大动作还得观察一般,不过下个季度盈利的增长几乎成了定局。
即时公司股价已经提升了一段时间,不过依然是个市值低,值得投资的公司。
喜欢成长性公司的股友可以不妨自行研究。

Monday, 27 July 2015

浅谈HHGROUP

这次我想谈的公司是HHGROUP,一支刚上市不久的公司。
根据公司发表的招股书,HHGROUP在2011年11月成立,
3年后,也就是2014年的7月,公司成功在马来西亚创业版上市。

取自HHGROUP招股书
HHGROUP卖的产品是床垫和其相关产品比如枕头,抱枕,沙发,属于半个家私股
床垫由子公司HH Industries生产,床垫内部是以椰丝和棕油树空果串的纤维组成。
一般上,我们睡的床垫,内部都是由弹簧、乳胶或记忆泡沫组成,
以植物纤维组成的床垫,是在比较早期的床垫产品之一。
一般可以采用的植物纤维有椰丝,竹子,棕油树空果串等等。
这个植物纤维床垫在以前的技术制造出来的话,质感睡起来有点硬。
一般是我们父母年代时候的一种床垫的产品,曾经被弹簧床垫取代了一段时间。

取自网页(http://365jia.cn/news/special/2015-05-06/686CCF054FE6D591.html
不过目前技术的进步,生产的纤维床垫的舒适度开始比弹簧床垫还要高了。
而现在,纤维床垫也因为其种种的好处,而延伸成为床垫中的高级品。
这种床垫在中国的市场需求量非常大。不过,在马来西亚的市场还是比较小的,
因为相比起来,纤维床垫的价钱比其他床垫还是贵很多,没有多少人肯去消费。

说到纤维床垫的好处就多了。
由于纤维床垫的主要材料是椰丝或棕油空果串,都是工业废料,属于环保绿色产品。
纤维床垫比其他床垫透气,所以睡起来额外凉快,有冬暖夏凉的功效。
纤维床垫静音效果非常良好,而且和碳粒一样,拥有很强的吸湿和除臭能力。
在中国医学里边,纤维床垫还扮演着养生保健的角色,
长期睡在纤维床垫上,可以促进血液循环,保护皮肤、抗疲劳、抗衰老等好处。
而且纤维床垫防静电、防辐射,也是现代可以保护身心的家具。
有好处当然也会有坏处,纤维床垫必须花心思好好保养,因为比较容易发霉和虫蛀。


回到HHGROUP,HHGROUP看到纤维床垫在中国有相当大的市场,
所以在早期全力进攻中国市场。刚开始时,只是出口椰丝纤维的床垫。
由于棕油空果串纤维的床垫制造要有一定的技术,要做到出口还是有点挑战性的。

这篇文章将深入地谈谈棕油空果串纤维的床垫,因为这也是HHGROUP的核心业务。
棕油空果串纤维的床垫(以下简称“棕油床垫”)在中国市场异常的大。
据了解,棕油床垫的抢手程度,是到了可以先给钱,再拿货的地步。
生意上的交易尤其是出口的,一般上都是先交货再给钱的。
而棕油床垫的需求量竟然可以达到先给钱,再交货的地步,由此可想象市场有多大!
不过,油棕属于热带植物,在中国的产量比较少,空果串的供应自然也少了。
为了应付大量油棕床垫的需求,就必须进口油棕空果串,或油棕床垫成品。

取自HHGROUP网站(http://www.henghuat.com.my/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87&Itemid=215&lang=zh

我国马来西亚是油棕生产量前三名的国家,油棕空果串得供应自然是多不胜数。
在马来西亚,油棕空果串的价钱可以用一个很低的价钱就买得到。
这个油棕空果串曾经一度是免费的,只要你肯去载,油棕提炼厂会很开心的让你载走。
就好像我们叫慈济过来载走那些报纸、废铁等等的东西。
不过近来提炼厂也开始发现这个油棕空果串的价值,便开始要价售卖了。
不过,不管怎样,价钱比起出口来说,依然还是一个很便宜的价钱,赚副可以很高。

既然赚副很高,为什么没有人抢着做呢?
原来,中国对进口的产品额外严格,尤其是有机产品,包括油棕空果串或油棕床垫。
中国要求进口的油棕空果串或油棕床垫产品,其中水份和油质必须低于某种层次。
如果发现油棕空果串或油棕床垫不符合规格,就会遭到驳回,并且公司会被放入黑名单。
一旦公司被放入黑名单,以后就很难再向中国进口产品了,
所以在运送产品之前,必须先严格检查,造成这个行业有一定的风险。

为了达到中国进口的标准,首先就必须去除油棕空果串里面的水份和油质。
成功去除后,你直接进口油棕空果串或油棕床垫成品就不成问题了。
不过,要把油棕空果串的水份和油质去除到某种程度,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因为要去除水份,必须要高温烘干,而由于果串里边有油,高温又会造成着火。
所以在技术上非常艰难。我不是行内人,对里边细节也不是很清楚。

这个商机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被许多人看到,包括HHGROUP和GESHEN。
不仅如此,很多外国的大企业也看中这个商机,纷纷过来马来西亚设厂,
大家一起投入资金研究如何烘干油棕空果串的技术。
这么多年以来,放弃的公司多不胜数,原因是研究经费非常昂贵,而且迟迟没有结果。
在许许多多的公司,包括外国企业都放弃研究的时期,有一间公司它就成功了!
这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成功研发这个技术的,就是HHGROUP。

虽然在招股书上,公司轻描淡写的指出公司在2007年开始研发,2009年成功。
可是,有谁知道公司在背后默默付出的多少心血和努力,是何等的煎熬和辛苦啊!
一直到2014年,技术成熟后,公司便计划上市,筹集资金大量扩展生产线。

以上的故事和资料,都是我去GESHEN AGM时候,和GESHEN的MD畅谈时了解的。
回来再透过一段时间的搜索和研究,才得到的结论,并发表出来的。
GESHEN本身也是一直在研究这个技术,不过屡屡失败。
为了专注自身行业,GESHEN也暂停这个研究,并把它卖给其他公司,交由他人继续。

了解HHGROUP的生意模式后,几乎可以做出合理,并大胆的推测:
只要公司管理层没有内部纷争,公司基本上是一定是赚钱的,而且还会年年增长。
拥有了这份信心,我也将一小笔资金买入了HHGROUP,平均价RM0.456。
之后如果公司股价跌破平均价,或拥有新资金到手,我会考虑逐渐加码。


接下来,我对HHGROUP的财务状况和生意模式做出一些的看法。
首先HHGROUP在2015年第一季的业绩,公司营业额提升了,净利也跟着提升了。
营业额提升,符合公司扩展的目的,公司近期还要在吉兰丹设厂
预算可以再提升30%产量,所以未来的成长应该不成问题。
净利方面也不错,Profit Margin有超过10%。
在成本控制方面,公司也下了心思和努力,收购了一家物资发电厂
这样可以降低电费,并提高Profit Margin。提高效果还待观察。
公司贷款还OK,只有Equity的大约20%,不过收购和设厂将会举债,往后负债会增加。
负债比例和贷款利息的影响还是要继续关注下去。
公司没有派息政策,在招股书上也只是说预料会将20%的盈利派发出去。
在目前公司正在积极扩充的阶段,股息应该不会很多。
在现金流方面还算不错,机器贬值还是相对比较高的,腐蚀了一部分的盈利。

更多更好的资料,可以看一些其他部落格的分享,我就不便重复啦:
http://klsecompany.blogspot.com/2014/07/hhgroup.html
http://bursadummy.blogspot.com/search/label/Heng%20Huat
http://klse.i3investor.com/blogs/icon8888/69071.jsp


总结:
HHGROUP是个未来非常有潜质的公司。
公司市值尚小,加上年尾转主板,应该会吸引一些基金。
不过短期或长期,我都是看涨的。我相信这个投资应该会有不错的回报。


Tuesday, 21 July 2015

AGM游记(2015) —— PTB + LIENHOE + KARYON

有些柔佛公司的AGM非常有趣,有些则比较无聊。
无聊并不代表公司发展或者潜能不好,
只是AGM里没有股东到来,或者都是自家人,没有人发问问题。
而且我又对那家公司不是很熟悉,和管理层搭不上话。
所以,整个AGM就显得比较无聊和呆板。
我将几个比较没有问题的公司合并在一起写出来,比较方便记录与阅读。


首先第一个就是PTB。
PTB是一个创业版的公司,市值仅仅有20M。
不过公司一年的营业额竟让可以超出自己市值的一倍多!
公司去年营业额为52M,不过税前盈利只有仅仅的2.8M,
算起来Profit Margin只有5%,非常的低。
而且这个财政年也因为需求量减少和成本增加双重打击下,呈现亏损。

公司的主要业务也比较普通,就是制造塑料外型给电线、电缆等Cable。
从各个方面看起来,PTB业绩都是平平无奇,
不过公司NTA比较股价高,而且没有负债,现金也还好。
现金流方面也不错,至少Operating Cash Flow还是正数的,
证明公司虽然字面上有亏损,不过还是有现金流入公司的。

PTB的AGM也比较普通,去了三次,三次都只有我一个股东到来。
其他的都是自己的员工,过来负责提议和吃东西而已。
AGM的地点都是在Ponderosa Golf & Country Club,以下就是AGM的场景。



没有股东的到来,自然没有问题发问。
没有问题的AGM自然很快的就结束了。
不过今年的AGM有个小小的插曲,
由于坐在我前面的员工们都是负责提议和附议的,
在AGM某个议程的时候,主席习惯性的问了一问在场有谁想发问问题,
那名员工以为开始提议了,急忙举手,
主席看了,还笑了一下,问:“有什么问题吗?”

那名员工也发现自己举手举得太早了,便连连摇手,说没有问题。
会议就在一片欢笑中继续下去了。
很快,整个会议就结束了。
我也被邀请去享用在后座的小茶点,只是一般的米粉和糕点。
之后整个AGM的流程就这样结束了。


总结:
PTB是一家非常小型的公司,成为大公司的潜力我也暂时看不到。
一般情况下,如果公司没有什么突发事件,比如突然接到某某的大Project的话,
盈利应该很难飙升吧。投资这公司还是蛮看运气一下的,不过亏倒是不要太会啦。



接下来的AGM是LIENHOE的AGM。
LIENHOE不属于柔佛公司,它之前的AGM都是在PJ举办的。
只是不懂今年为什么突然之间跑过来柔佛举办AGM。
虽然它不是柔佛新山的公司,不过我还是买入了,
然后就把它列入“非柔佛新山公司收集品”里边。

LIENHOE是在雪兰莪一代的发展商,
目前在Cheras、Shah Alam和Nilai一带有大约60M的合约,预测2015年底完成。
这家公司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一直出现账目上的亏损,
在2012年的时候,公司卖了柔佛Tebrau的土地,得到大约96M的一次性的盈利,
不过这未能改善公司的情况,公司还是一直亏损,
直到现在公司累计了将近171M的亏损,亏了将近一半的股东资金了。

这家公司选择在Puteri Habour的Jen Hotel举办。
贪新鲜的我还以为是什么新的酒店,就随着Waze走,
怎么知道,到了现场才知道,原来这个Jen Hotel,就是之前的Trader Hotel。
不懂它是换名字了还是什么,反正就是我来过几次了的酒店。
以下就是酒店楼上的风景,还不错漂亮一下的。




参观完了酒店之后,我就进入的AGM会议的会场。
这时我还以为又是只有我一个股东的情况,怎知会场里还坐着一个看起来像巫裔的男子。
他也是其中一位股东。正当我坐在会议室里边专心的读着年报的时候,
就听到那位股东和管理层就吵了起来。

大致上,那名股东不满意公司的表现,一直询问公司什么时候才能恢复盈利。
然后那名管理层,应该就是MD,回答那名股东的问题的时候,
连在一旁听着的我都觉得那个回答是在逃避问题,答非所问。
然后,回答的答案当中有相当多的不自信,好像就连他自己也不懂公司几时才能赚钱。
当然,在吵吵闹闹之中,会议就开始了。



一开始的流程当然就是股东的提问。
刚刚那名股东也毫不客气地站了出来,发问了几道问题。
原来那名股东目前居住在新加坡,已经是退休人士。
据他说,他买了这支股票有将近20年了。
从打工就一直等,等到现在退休了,公司还未能赚到钱,对这家公司感到失望。
这中间已经不是问答环节了,比较像是股东质问,管理层解释的感觉。

一开始,那名股东埋怨公司一连20年都不派一点的股息,
然后又说公司名字不国际化。我简化了一下,大概就是这样的问答:

问:为什么国际油价下跌了,公司的建筑费用还这么贵?
答:建筑费不会因为油价下跌而降低,反而目前因为GST而提高

问:那名股东也说公司既然有那么多现金,为什么不派一点点出来。
答:(汗颜)公司只有14M的现金,而且有部分还是抵押给银行的

问:公司有这么多土地资产,为什么不卖呢?
答:(再汗颜)公司不能因为为了派息而卖了资产啊。

问:公司什么时候才能取得盈利?
答:再给我们一点时间。
(股东生气地说道:都给了你们二十年了,还不足够?)

问:为什么公司营业额会下降?
答:那是因为在建筑过程中,有些Project被Delay了。

问:为什么Admin Fees不断的增加?
答:那时因为东西(还是现金?)一直贬值,所以Admin Fees才必须不断增加。

最后那名股东还是一直质问管理层,既然没能给于股东回酬,那么管理费不应该增长啊!
然后,就一直跟管理层说,只要公司能偶尔派一次息,他就能满足了。
管理层也很无奈,告诉那名股东说他们会尽自己能力所为,
来增加土地的价值,还需要一些时间来释放出去。
当公司得到正回酬的时候,自然会回馈股东。

之后那名股东也没有什么问题问了。
会议终于可以继续下去,然后也很自然的,所有议程都通过了。
会议结束之后,有个小小的茶点。
同样也是普通的炒面和糕点。我稍微吃了一些就离开了。


总结:
LIENHOE毫无疑问,是个亏钱而且暂时不必考虑的公司。
虽然公司的土地还不错,不过要释放土地的价值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就算释放成功了,如果生意没有改善,连年的亏损还是会把卖地赚来的钱亏完的。
这家公司,等到他有盈利了再来考虑也不迟。


最后的是KARYON这家公司。
KARYON的市值更小,还不到100M。
这公司近几年努力派发红股,分别在09年、11年和14年派了三次红股,
勉强将股本提升到可以申请从创业板转主板的资格。
就在去年,这公司也成功转到了主板。

KARYON主要业务是提供工业需要的化学药物和生产化学清洁剂。
这家小小的公司,却有着不错的基本面。
公司去年的营业额大约132M(也是超越市价的营业额),
得到大约16.5M的赚副,扣除一切后,得到大约4M的税后盈利。
2013年KARYON的税后盈利为9M,是因为去年公司卖了一间工厂,得到一次性的盈利。
去年的盈利稍微受到成本提升的影响而稍微降低,不过营业额的提升则顺利抵消掉。

KARYON公司不止没有负债,而且现金超多。
单是去年结帐的时候,公司就拥有大约21M的现金,大约是公司五分之一的市值。
派了这么多次红股,公司的Retain Profit还有资本的一半。
就是说,公司其实还有能力派一次2送1的红股。(不过估计短期是不会送了吧)
现金流方面也不错,相当健康。
存在唯一的顾虑就是:公司以后是否能成长?
这个问题暂时没有答案,就先回到AGM吧。

KARYON的AGM也和PTB一样,是在Ponderosa Golf & Country Club举行的。
到场的有很多股东,不过看起来都是互相认识的,应该是早期一起打拼的朋友吧。
搞得会场里面人山人海,好不热闹!



会议也很准时地开始。
首先迎来MSWG的问题。MSGW竟然对这个这么小市值的公司也感兴趣?
还真是出乎我的预料。稍微整理了一下,把MSWG的问题简短地写出来:

问:公司因为成本提高,造成盈利的下滑。公司有何对策吗?
答:公司盈利下滑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和一家公司JV的生意亏损了。公司在未来将会提高生产线,并且研发新的产品,比如木材与塑料的混合物(不懂什么,顺便翻译的)。

问:公司可以解释自己新产品的优势,和产品潜在的顾客吗?
答:公司的强项是产品开发的持续能力。除此之外,公司还拥有最先进的技术以及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接下来,公司将会寻找其他国家的客户,比如中东地区以及东南亚地区。

问:公司目前机器的使用量是多少?有打算增加吗?
答:目前的使用量接近90%,公司打算投资300K来再提高产量。

问:公司坏账突然增加很多,为什么?
答:坏账里边,180K是公司不良的现金管理;48K是因为有家公司倒闭了,无法摊还。

之后,MSGW一如往常地实行他们的任务,
希望公司可以在年报里提供5年资料、将会议议程放上自己的网站等等事情。
这些事情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公司也给了一句“Noted”就解答完毕。

之后的会议议程了。议程也比较无聊,基本都是全数通过,
只有一个议程是需要投票的。我嫌麻烦,就不投了。
之后宣布结果的时候,全部的票数都是通过的,只有125票是弃权,也就是我的票啦。
(都是去年的红股,搞得我的票都变成Odd Lot了)

公司在会议结束的时候,也是有提供一套茶点。
不要看前来的人很多,不过茶点还是吃不完。
之后,由于股东和管理层太熟了,说一声就拿纸袋打包回去。
不浪费食物倒不是坏事。

之后我也和管理层们道别,离开了。


总结:
KARYON是家小而不赖的公司。公司成长是有点慢,
目前暂时也看不到有什么催化剂可以刺激盈利。
要买当然是没有问题,要赚大钱就未必了,毕竟这公司是属于慢慢成长型的。

Wednesday, 15 July 2015

AGM游记(2015) —— DBHD

DBHD近年来股价有如过山车,
从两年前我的购买价RM0.465开始,股价突然间受到刺激,
一举飙升到去年RM2.04的最高点,然后被Bursa发出UMA之后,股价频频节退,
一直退到目前只有大约只有RM0.80的股价。

DBHD原本是JCorp旗下的一家公司,不过自从前年将大部分股份转给Sea View之后,
JCorp就已经不是大股东了,主席也因此而换人了。
DBHD主要业务就是建筑,和Metro Parking。
KPJ的医院,就是DBHD建的。(JCorp的公司关系都link在一起了)
DBHD的AGM是在12点开始的,我11点去了IWCITY的AGM,勉强赶到。

一到DBHD的AGM,就看公司在会议室外面摆放了一个小小的展览厅,
分别展示公司所有子公司和未来将会进行的活动,另外还准备了一点点的茶点招待。
我来的有点晚,都来不及慢慢看,只能大略的看过就算了,记不起看到了什么。
会议很快就开始了,我们也陆陆续续进入会场。
这次DBHD的股东大会来的人不少,去年和前年见到的大股东还是有到来捧场。



在上图上,会议其实已经开始了,其中一个Director因为外面塞车没有赶到,
电话联系后,也吩咐主席不需要等他,立刻开始会议。
主席也在开场的时候,通知了股东们这件事。股东们也没有任何意义,会议如常举行。
原本以为那位大股东会像之前一样,发问很多问题。
谁知,当主席问说对年报有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一动也不动。
其他人也自然没有问题发问,问答环节就这么过去了。
之后,就是无聊的议程,也没多大的特别,就是都是举手通过。
一直到会议结束后,那名大股东才上前来,发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问:在(不清楚)有出现亏损,这是什么原因?
答:那是Company Level的亏损,不是Group Level的亏损 。因为GST的因素,公司无法发出Debit Note,所以造成的亏损。不过总体来说没有很大的影响,反而可以减少支付税务。

问:公司的Receiveable有谁?多久可以收回?
答:公司的Receiveable最大的客户为KPJ,通常都是Global Settlement,一般1年内可以回收。

问:基于Safuan Group的Receiveable呢?
答:公司和Safuan Group目前有法律上的问题要解决,不过…(接下来一连串的技术性用语,我听不懂),所以公司胜利的几率还是蛮高的。

问:公司有这么多的Receiveable,会影响Cash Flow吗?
答:肯定是有影响的,公司有考虑将Receiveable的天数从120天减至90天,不过公司也不想失去客户,所以暂且没有这样快实行。

问:什么时候我们可以拥有派息政策?
答:当营业额大于600M,盈利大于30M的时候。

问:公司有什么计划来达到刚刚提到的600M营业额和30M盈利的目标吗?
答:这个公司不能透露太多,不过可以给予保证,公司有良好的生意模式,未来有不同的Project,也有良好的潜能。DBHD一定能赚钱的。给我们3年的时间吧,我们会尽我们的能力去做到的。

问:Metro Parking为公司主要的营业额贡献者,对于它,公司有什么计划吗?
答:目前我们聘请了一个新的CEO来管理Metro Parking,我们也打算重新包装Metro Parking这个品牌。目前,公司和Hospital Sultanah Aminah签署合约,在那里建造Metro Parking。(原来新山医院闹得沸沸扬扬要收费的Parking,就是Metro Parking来收的)泊车业务的维修费相当高昂,不过我们有一群精英在管理,应该可以提升盈利。未来的计划,就是打算参与Construction的Project,将Metro Parking和Project Bind在一起。

问:目前房地产持续低迷,Iskandar地区多数出现供多于求的现象,关丹发展也是非常缓慢,公司对这系列的事件有什么看法和方案吗?
答:目前大市是被原油价格、马币贬值和国家政治因素影响,不过DBHD的基本面依然是完好的,我们将会持续提高公司的基本面,增强盈利和现金流。SeaView拥有非常多有潜质的Project,不过必须要等到适当的时机。公司打算重新包装“Damansara”这个品牌,要把它从Middle Class打造成为High End的品牌。将来有打算建造国际学校,霸级市场和巴士总站等等。公司是用自己内部的资金来建造的,虽然成本比较低廉,不过公司依然需要小心谨慎。公司目前的目标是1B的营业额。至于Iskandar的房子,只要我们和JCorp商量,卖出去问题并不大,关丹部分地区常淹水,公司建造的产业位于高山地带,卖出去应该也不是大问题。

问:公司对HC Duraclean子公司的盈利有何看法?
答:HC Duraclean在之前JCorp时期的时候就建立起来了。这门生意的CAPEX比较大,所以我们有Sub给其他Venture一起做。主要业务是清洗飞机、机场、Telekom Tower还有自家的Metro Parking,目前这几个部分都有贡献盈利。

问:TMR (Total Management Reliability)这子公司有参与Pengerang的RAPID计划,公司估计可以从中赚取多少盈利?什么时候可以看到这些盈利?目前原油价格这么低,对这个计划有什么影响?
答:我们在Pengerang的整个计划里边,并不是完全和RAPID计划绑在一起,当中我们还有和其他公司有共同的合作,比如TELEKOM、POS MALAYSIA、JKR等等,原油价格对公司影响并不大。目前公司签署了大约600M的合约,合约对象包括Petronas还有柔佛苏丹,再下去的细节已经是机密,不方便透露。

问:股东购买DBHD建造的房子,可以有折扣吗?
答:这点我们会放上会议里讨论。(还第一次听到管理层有认真考虑给股东买房子有折扣,之前不少发展商的AGM都有人问了,管理层一般都说不行的。如果DBHD真的实现了股东特殊折扣,那还得了?)


终于在一连串的问题之后,整个AGM终于就结束了。
管理层们当然也友好地邀请股东们到隔壁享用午餐。
在走出去之前,我隐隐约约听到了管理层和另外一个股东的对话,
说下次的AGM可能会在KL举办了,这个让我有点失望,
如果真的话,又少了一家好公司的AGM了。



不管如何,我们还是到了隔壁享用不错的自助午餐。
当然,公司有给门礼,是一个类似钱包的东西吧,应该是旅行用的钱包,
比一般钱包还要大。质量看起来非常好,很不错的门礼。


最后总结:

虽然DBHD的价钱节节败退,不过这家公司似乎有很多目前看不到的潜能。
AGM走过一轮就会发现,这家小小的公司似乎与不少大Project都Bind在了一起,
连柔佛最大的RAPID Project也有参与,更有JCorp和柔佛苏丹作为后盾,
看来潜力还真不小,这家公司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留意留意一下。





Saturday, 11 July 2015

AGM游记(2015) —— IWCITY

IWCITY前身是Tebrau Teguh,去年在AGM和EGM的时候建议改名,
现在全名为Iskandar Waterfront City Berhad。
IWCITY是一家发展商,近期有大量的企业活动,
又是卖地,又是与绿地集团(GreenLand)还有丽阳机构(Tropicana)Joint Venture等等。
公司在2015年初与绿地集团签署合约,以2.4B的价钱卖了一片将近128 acres的土地给他们,
然后再与绿地集团合作共同发展那片估价拥有18.4B发展潜能的土地。
虽然不懂他们之间的合约是怎么签署的,不过单是想象18.4B的发展潜能就足以令人发指。

IWCITY整个公司的市价仅仅是大约670M,
且不提卖地将会得到的2.4B,如果那片土地真的拥有18.4B的发展潜能,
IWCITY即时只占10%,也能得到1.84B的营业额,相比2014年只有158M的营业额
这差别也太大了吧?如果说整片土地需要15年发展,平均一年也可以得到123M的营业额,
差不多等于翻倍了。
不过,由于这些都是未来的事情,很难有所担保,加上柔佛产业热度又一直下滑,
所以IWCITY目前的股价还是一直处于低点。

IWCITY的盈利一直保持不稳定的情况,详细情况是什么我倒是没有深入研究。
以目前的年报来看,公司虽然生意上有赚钱,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在亏损着。
话虽如此,这家公司的土地还真是丰富,单是把土地列出来,就已经占据了年报的4页,
总值大约851M,比公司市值还高,而且还只是2013年的价位。
论公司内在价值来说,这家公司可以说是被低估了,
不过低估倒是有原因的,虽然土地的价值还未释放,
而且管理层也不懂会不会在公司取回盈利之后回馈股东,一切的一切尽是未知数。
这也让这家公司存在着未知的风险,而股价长期保持低迷。

回到AGM,公司还是在老地方举办AGM,
就是自家的Danga Bay Convention Centre。
IWCITY似乎和柔佛王室有一点点关系,因为柔佛苏丹加冕的时候,
有连续5天的庆典,都是在Danga Bay举办,而IWCITY就是其中一个主办单位。
这个就是Convention Centre的外貌。


一样的,一进去就遇到漂亮的秘书小姐们,
先注册之后,在领取门礼,然后再进去会议室里面。
由于会议没有这么早开始,公司也在里边准备了小食,我就很不客气地拿了来吃。


小食有普通的炒米粉和一些点心,还真是不错吃。
这时,还遇到了一些见过几次面的股东,就过去找他们打个招呼,一起用餐。
我们一面吃着,一面聊天,会议很快的就开始了。


前来AGM的人数并不是很多,排除自己员工之外,估计剩下来的股东应该只有不到十个。
主席Dato Ayub也是个蛮风趣的人,原本严肃的AGM也被他的搞笑弄得没有那么紧绷了。
这次的AGM没有什么特别,没有人发问问题,
所有议程都是很快的举手通过,除了第九个议程是采用投票方式进行。
我只有区区的100股,就不想投票了,在投票结果还没有出炉之前,
我就已经离去了,因为12点还有一场场面比较重大的AGM要参加。

我对这家公司的看法是蛮乐观的,
就是一直没有机会和管理层聊天,看他们都是怎么想的。
目前我依然处于观望的态度,虽然有潜能,不过暂时不会买入。

至于公司给的门礼,我拿到了一瓶矿泉水,一个杯子还有一个Car HP Charger。
总体来说,还是不错吧。


总结:
这家公司有巨大的潜能,同样也有巨大的风险。
在风险还没有明朗化之前,还是建议观望比较好。
毕竟奋身买入的话,成功和失败的机率似乎一半一半,差不多等于赌大小了。